毒品村如何成独立王国地方政府神隐了吗?

2021年12月7日 952点热度 2人点赞 0条评论

  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陆丰贩卖和制造毒品案罪犯蔡东家于2019年1月17日被依法执行死刑。

毒品村如何成独立王国地方政府神隐了吗?

  贩毒制毒在我们国家是重罪,对这样的罪犯判处死刑,并没有什么可以奇怪的。蔡东家这样的罪犯,乃死有余辜,更没有什么可以惋惜的。但是,新闻背景中披露的信息,就是那些曾经笼罩在蔡东家头上的诸多亮丽光环,却令人满腹生疑。蔡东家分明就是个有“身份”的罪犯,而且还是有多重亮丽“身份”的罪犯呢。

  这个蔡东家到底有多少牛逼,不妨先看看其头上的这些头衔:陆丰甲西镇博社村原党支部书记,昔日的“冰毒教父”,公开、半公开制毒近30年,还用自己村支书、人大代表的身份,为制贩毒充当保护伞,横行乡里,涉毒又涉黑。支部书记、冰毒教父、制毒近30年,由这些字眼组成的元素,掺杂和叠加起来,显得那么刺眼和不协调。读者能够想象或反应出来的第一感觉是什么呢?估计多半会有这样的想法,这个地方到底还是不是在共和国的土地上,这分明更像是随心所欲、为所欲为、无所不能的“独立王国”啊。蔡东家是怎么做到的?这里的地方政府又干吗去了,都是“吃素”的呢,还是“神隐”了呢?

  基于历史的原因,国人对毒品有着相当程度的反感和抵触情绪,国家对毒品犯罪也向来采取严厉打击的高压政策。虽然改革开放后,由于国内外诸多复杂因素的综合影响,我们国家的禁毒形势趋于严峻,这也是不争的事实;但纵然如此,贩毒制毒毕竟是见不得阳光的事情,涉毒的犯罪活动多是在高度保密的情景下,偷偷摸摸地进行的,而鲜有张狂到可以“公开、半公开”进行之程度的。而这种在常人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蔡东家却做到了,而且还持续了30年。村官本来应该是带领群众走共同富裕道路的领路人,蔡东家则把所在村带领成为名符其实的“毒品村”,这其中所彰显或暴露的能量,可不是那么容易掂量清楚的。蔡东家没有足够“摆平”权力机关的把握,是断不敢“公开、半公开”地制毒贩毒的。

  罪犯为了利润铤而走险,倒是“情理”之中的事情,这世界从来都不缺要钱不要命的人。但是,罪犯能够毫无顾忌地贩毒制毒,则不是常有的事情,算是个奇迹。公众对该案件涉毒数量和金额的关注,肯定远没有为什么能够这样张狂地犯罪更好奇。如此长时间、大规模、公开半公开地制毒贩毒,哪怕有北京“朝阳群众”万分之一的觉悟,都将大白于天下,根本不可能这么长时间地作恶。这个案件暴露的问题之严重,才真个是细思极恐的,这显然不是地方政府和官员失职渎职之性质,而是与蔡东家同流合污、沆瀣一气的问题了。

  蔡东家终于死了,那些助纣为虐和尸位素餐的,又怎么样了呢?

毒品检测网

客服微信:dupinjiance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