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苯丙胺类兴奋剂的危害研究

2012年5月11日 5328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对苯丙胺类兴奋剂的危害研究

毒品,对于我们来说不但是一个沉重的历史话题,而且也是当今时代面临的社会难题。150年前,我国就是在鸦片的毒害下丧失国家主权,中华民族被讥笑为东亚病夫。今天,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在神州大地上吹拂了近20年之后,正在为祖国的繁荣昌盛而奋力拼搏的国人蓦然发现我们又一次面临毒品的挑战。进入八十年代后,国际毒潮甚嚣尘上,境外毒品多头渗透,国内毒贩蠢蠢欲动,我国从毒品过境受害国迅速地成为毒品消费国。在我国滥用的主要毒品也从传统的鸦片、大麻转为海洛因与苯丙胺类兴奋剂。特别是近年来,新型苯丙胺类兴奋剂如冰毒和摇头丸的滥用日趋严重,被反毒专家们一致认为是未来最危险的毒品。

然而,目前人们对苯丙胺类兴奋剂的危害并不完全了解。在我们现有的禁毒和戒毒资料中,对包括冰毒在内的苯丙胺类兴奋剂危害的介绍还是很有限的。因此,这激发了我编著本书的意欲,将我在留日期间对冰毒研究方面取得的成果介绍给大家,使人们更加认清冰毒的危害,提高禁毒的意识。

1991年10月我东渡赴日,作为日本文部省国费留学生在日本佐贺医科大学师从日本法医病理研究会干事长的场梁次教授,攻读博士学位,开始了对甲基苯丙胺(冰毒)人体危害与法医学鉴定的研究生涯。

日本虽然在环境上是一个美丽的国家,但却存在毒品犯罪与吸毒的严重社会问题。苯丙胺和冰毒在日本统称为觉醒剂,是这个国家最主要的滥用毒品,每年全国因吸食觉醒剂而被逮捕的人约在2000人左右。吸食觉醒剂不但造成严重的社会问题,而且因吸食觉醒剂导致的死亡和精神疾病也造成了严重的医学问题。在日本,我主要的研究内容是探讨吸食冰毒后死亡尤其是快速死亡的原因,从而为戒毒治疗和法医学鉴定提供依据。

为研究冰毒的人体危害,在导师的场梁次教授的悉心指导下,我开始对吸毒死亡者进行尸体剖验研究,调查这些吸毒者死亡前的临床症状,观察各个组织脏器特别是心脏和脑组织的病理形态学改变。因研究资料的需要,我从1992年开始每月赴大阪府医学鉴定事务所工作一天,对大阪市当天发生的所有死亡进行医学行政检验,对死因不明的尸体实施行政解剖。1993年我的导师的场梁次教授就任名古屋市立大学医学部法医学教授(现为大阪大学医学部法医学教授),我又每月往返于九州、大阪与名古屋之间。这种研究工作的体验,使我更加多的接触和观察到了日本的一些社会情况,也积累了较多的尸体剖验资料。通过对吸毒死亡者的尸体剖验,我们发现长期滥用冰毒可以导致心脏和脑组织出现明显的病理学改变。

为证实冰毒对人体组织器官的毒害性,在实验性研究中,我与同事们采用对比法观察慢性投与冰毒能否导致动物组织出现与人体组织相同的病理改变。结果实验动物均出现与人类吸毒者极其相似的病理形态学改变。由于人体剖验结果和动物实验结果均受到体内激素、血管等因素的影响,所以难以充分说明这些组织器官的病理形态学改变是冰毒直接作用的结果,还是冰毒通过介导体内儿茶酚胺激素的间接作用结果。为此,我采用无血清培养成年大鼠心肌细胞观察冰毒心肌毒性的方法,首次在国际上报告了冰毒对成熟心肌细咆的直接毒性作用。值得庆慰的是,无血清培养成年大鼠心肌细胞观察冰毒心肌毒性的研究获得日本文部省 180万日元的科研基金.冰毒对心肌细胞骨骼蛋白的影响作用获得大学100万日元的科研基金;同时这些研究成果在《美国法医病理学杂志》、《日本法医学杂志》、《日本法中毒学杂志》、《日本法医实践与研究》、《法律与医学杂志》等杂志和国际会议上发表,并被美国、德国等国的学者所重视和引用,也被收入到一些重要的专著与论文丛书中。这些研究结果以及我在研究中收集的资料均成为本书的主要内容。

我们希望本书能够有助于大家特别是青少年识别毒品、认清毒品的危害,从而提高抵御毒品诱惑的能力,真正做到“热爱青春、拒绝毒品,热爱生命、远离毒品”。

何颂跃

1999年5月30日于北京

毒品检测网

客服微信:dupinjiance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