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TV坐台小姐吸毒经历过程

KTV坐台小姐吸毒经历过程

吸毒者简介:女,24岁,未婚,初中,KTV坐台小姐,上海人

我从小随奶奶生活,母亲根本不喜欢我

我1983年生,家中有两个孩子,姐姐和我。我8岁时父母离异。姐姐随母亲生活,而我却随了父亲生活。天下人都知道,孩子离不开娘,但我从小随奶奶生活,母亲根本不喜欢我。她是开理发店的个体户,姐姐从小被她严格管教,后来倒是读了大学,现在已经结婚成家,条件较好。

这次进来后,奶奶和爸爸来看过我。但我给妈妈和姐姐写信都石沉大海,她们都不理我,我姐姐跟我妈一样是个很自私的人,按理父母不管,姐妹情深,但她根本不跟我来往。我同父亲关系还可以,但父亲自从和我母亲离异后就未结婚,现在是与人在外借房子同居。父亲与人合伙做过化工原料等生意,后因诈骗罪被判4年刑,1999年2月刑满释放。现在电没正当工作。

小姐妹跟我说,不如去KTV坐台吧

我1998年初中毕业.刚开始熟人介绍去了一家私营的电子产品工厂当工人。做了三四个月我辞职了。失业后就开始在外面混,同朋友一起去歌厅、舞厅玩,认识了许多朋友。当时我一个月单娱乐就要花费800多元。由于花销大,又没生活来源,靠问父亲和奶奶要钱又不够,我就到处向朋友借钱、骗钱,从家里偷偷地拿钱。后来小姐妹跟我说,不如去KTV坐台吧,这样既有小费,又可以玩,所以我 1998年8月就去KTV当坐台小姐_『。

去了KTV后,我认识了现在的男朋友,并在男方家开始了同居生活。他也是个无业游民,生活来源主要靠问家里要、赌博,有时借高利贷两三万元(1万元月息 1 000元),现在已经还掉了,是他家里人替还的。男朋友现年32岁,与她人生有一子今年10岁,随男方父母生活。我男朋友2006年4月因团伙偷盗被判1年零4 个月的徒刑,现被关押于上海劳教所。男朋友对我以前出台、服食“摇头丸”、K粉、冰毒是知道的,因为家里要消费、开销,他也睁·眼闭一眼,但对我吸海洛因是不知道的。

冰毒根本替代不了海洛因

我最初接触的是海洛因,大概从1999年开始,通过朋友介绍开始用“摇头丸” 和K粉。当时听朋友说,这个东西吃了很刺激的,但不知道它是违法的。也从那时候起,我开始静脉注射海洛因,当时是一天一针。后来,随着打针剂量的不断加大,天天要用,费用实在太大了。

2004年我开始吸食冰毒。当时我听人说,冰毒不会上瘾,我就尝试用冰毒来替代海洛因。我曾经减量了三四个月,结果不行,因为冰毒根本替代不了海洛因。现在,我“摇头丸”、K粉和冰毒不是每天用,但海洛因必须天天用。

为毒资我会不择手段地骗嫖客的钱

我如果单单吸食摇头丸、K粉和冰毒不会陷入经济困境,因为好多时候是客人提供的。但是吸海洛因使我常常陷入经济困境。我经常因为要买海洛因而入不敷出,就问爸爸和奶奶要。(插问:你奶奶很有钱吗?)我奶奶除了退休工资外,每年夏天还去我叔叔所在的金山游泳海滩当保洁工,收入可以补贴家用,她以前还种些蔬菜卖,现在征地后就不种了。

如果钱还不够用的话,我会去问亲戚朋友借、变卖家里的东西或者出台。为毒资我会不择手段地骗嫖客的钱。比如:我借出台的名义和嫖客谈好价钱到宾馆开房间,一般先让嫖客付几百块,然后就借口说,我去买“冰”,就开溜了,实际上是拿了钱去买海洛因。嫖客好长时间见不到我人影就会打我电话,我会说,我现在没空很忙,以后来日方长。但一般这些都是些经常光顾KTV的老顾客,这些人都是生意人,有搞工程的、搞装潢设计的,他们也不在乎这几百元钱,不会追根问底的,所以我经常会想花样骗他们的钱。我最多一次出台拿了5000元,当时我跟那个客人干完事后说,我想要买什么什么东西的,他就给我了。一般要看这些生意人出手是否大方,有的给多,有的给少,但一般都是固定的客人。

K粉吸食后会有幻觉,我经常会梦见地狱,心里很慌

拿货(指新型毒品)都是从认识的朋友中购买的。一包冰毒大约10克拿货 500元。刚吸冰时曾出现过头晕,甚至是昏倒的症状,一般我吸食后会出现口干、话多、心慌的生理和精神现象,吸冰后可以三天三夜不睡。 K粉吸食后会有幻觉,我经常会梦见地狱,心里很慌。“打K”(吸K粉的行话)后,15分钟到半个小时就会出现这个现象,这种效果(指幻觉)可以维持3小时至4个小时。

“摇头丸”也分好多种,我知道的就有紫色的俗称叫“棺材板”的,红色(粉色) cc;还有就是橘色的俗称叫“小辣椒”的,它主要是给女性服用的,因为能引起性冲动而又无知觉。我就看到过同伴吃了“小辣椒”后,糊里糊涂地跟两三个男的同时做那事(发生性关系),而这些男的中有的也是吃过那个的(指新型毒品),有的没有吃过的。我这些都吃过,但经常吃的是紫色的那种。当访问员问:等这个女的清醒后,她有什么表示时,该女说,她也没什么,无所谓。

我一个月平均“陪嗨”5次

“陪嗨”就是陪异性吸食“摇头丸”和K粉。“陪嗨”一般是由同伴介绍的。由开场子的“窑家”,即开赌场、放高利贷的人做东,包下一家KTV或酒吧,一般每场有百把人,也有30个人至40个人的,大部分是金山当地的和市区来的,但男女比例搭配,一对一,陪一次300元至500元不等,要吸食多少随便拿,自己不用花钱。我经常是钱拿到手就开溜,或坐上一会,就谎称有事先走,目的是为了骗钱买海洛因。

我一个月平均“陪嗨”5次。有时“陪嗨”后,大家(指同龄人)心情好的话,会聚上6人至8人去宾馆开房间做那事。因为都是熟悉的异性朋友,他们不需要付钱,我们大家就在一个房间里干。但也有直接在KTV和酒吧的标房里干的。一般这种KTV和酒吧里都设有几间标房,专门用来干那事的,但有时人很多就群聚在里面一起干。

“散冰团”也是行话,就是陪异性溜“冰”后干那事(性交),一般一次1 500元至 2 000元不等。我从2004年开始由同伴介绍参加“散冰团”,一般一个月2次至3 次。这种“赚头”最快也最好。

做东的人,一般是当地的“老大”,俗称开场子的“窑家”。他们中有上海人,也有四川人和安徽人。他们在我们金山当地开赌场、放高利贷等,如果其他人要开赌场或放高利贷或从事其他什么生意,这些开场子的“窑家”都要从中抽头,抽取 “保护费”。所以他们个个都很有钱,在当地的势力很大。

干那事时(性交),我从来不要求他们戴套

坐台中出台也不是每天有的,一般我在一个固定的KTV坐台,如果其他KTV有出台的,我也去的。一般一次至少800元。平均一个月2次。客人都是一些认识的人。干那事时(指发生性关系),只要对方提出戴套就戴,如果对方不提我从来也不要求他们戴。但跟男朋友干那事从来也不戴的。在吸毒前我已经感染了尖锐湿疣,到现在还没好,一直要发。

我痛恨我的家庭,尤其是痛恨我的母亲

我痛恨我的家庭,尤其是痛恨我的母亲。因为他们(父母)想生男孩,违反国家计划生育规定生了我。就因为我不是他们想要的男孩,生了我就不管我,致使我想找一个能保护我、有依靠的栖息之地而找了这么个男友和从事这份职业。按理手足之情,姐妹情深,母亲不管我,但自己的姐姐不能见死不救吧。但我的姐姐也跟我母亲一样是个极其自私的人。这次我被强教后,曾写信给妈妈和姐姐,但信至今犹如石沉大海。

(访问员:刘漪)

本文由毒品检测网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pinjiance.com/ktvzuota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