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的女孩 吸食新型毒品的故事

吸毒女孩 吸食新型毒品故事

吸毒者介绍:女,20岁,未婚,初中,坐台小姐,安徽人

当了坐台小姐……那年我才15岁

我2002年初中毕业就来上海了。当时因为听朋友说在上海娱乐场所工作收入挺高的,所以一个人独自出来闯了。其实我胆子挺大,也很叛逆。比如说,2000年因为和父母吵架,我就赌气离家出走,一个人来上海玩了几天,那是我第一次来上海。2002年刚到上海时,我没认识的朋友,娱乐场所的工作也是自己通过招聘信息找的。到上海后我一开始是做服务员,后来就当了坐台小姐,但不出台,一个月收入也有3000元左右,那年我才15岁。

我觉得它和海洛因不一样,应该不会上瘾

现在娱乐场所使用新型毒品的人很多,我曾经在三家娱乐场所工作过,情况都一样。一般这些东西都是客人自己带来的,娱乐场所不提供的。我刚开始用的时候也是在客人的劝说下,当时我看到他们在用,就好奇地问:这是什么?客人也没告诉我,就说“你要不要来试试啊?吃了可以很兴奋的!”就这样我试了第一次,吃了后确实感觉很兴奋,后来才知道这是“摇头丸”。其实我当时有点知道大概这是什么东西,不过我觉得它和海洛因不一样,应该不会上瘾,所以就尝试了。对海洛因的危害我有些了解,因为我以前安徽的朋友中就有好多人吸海洛因的,所以我一直坚决不碰海洛因。后来在陪客过程中,我就经常和客人一起用这些药物,品种也从“摇头丸”扩大到冰毒k粉麻果,后来就基本以使用冰毒、k粉和麻果为主。

我的男朋友也是安徽人,做生意的,经常来往于各个城市,他主要居住在安徽,但经常来上海看我,我就把这些药物介绍给他用了。所以,在后来的吸毒过程中,我有时和客人一起用,有时和男朋友在宾馆或自己的住房里使用。

当时就中毒了,昏迷了几分钟

我们所用的药都是客人给的,要不就是他们用剩的。一开始是因为好奇,基本上天天都用。但是,后来就减少了。我们用冰比较多点,冰刚用完时虽然比较舒服,但散冰时很难受,有时候不舒服的感觉会持续一两天。我也因为用冰中毒过,因为用的量大了点,用完后又吹了冷风,冰属于“冷东西”,用完后全身会发冷,所以只能喝热水,吹热风,而不能再碰冷的。当时就中毒了,昏迷了几分钟。醒过来后想想挺可怕的,尽管后来慢慢不再那么怕了,,但是我觉得这些东西(新型毒品)对社会还是有危害的,政府还是需要管的。

新型毒品我还是会用的

后来我吸海洛因也是因为经常和男朋友吵架。本来我们说好要克制住不碰这个的。2003年底,一次我们又吵架了,男朋友心里不痛快,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他偷偷地吸起了海洛因。毕竟他安徽的朋友中吸这个东西的人太多,诱惑太大。我发现后帮他戒除(自己戒)过,但是没有成功。2006年上半年,就是在我被抓前的两个月,我们又大吵了一架,在他的怂恿之下,我也开始抽起了海洛因,直到双双被抓,他当时因为身上带着刚买的20克海洛因被判了刑。

我们用的海洛因都是自己买的,.般在沪太路上有人会主动上来询问,买的次数多了就认识他们了。后来自己吸海洛因上瘾后也试图通过吸新型毒品戒除,但是只有心理效果,实际上并没有用。我出去后,海洛因是绝对不会再碰了,但是如果环境允许的话,药(指新型毒品)我可能还是会用的。不过这些药确实大多数都会增加性欲的,我用的冰、K粉和麻果都有这种作用。我也和另外两个在上海认识的异性朋友在宾馆用完药后发生过性关系,可能和这些药的作用有关系,不过我也说不太清。

(访问员:陈国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