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者的故事

2012年10月26日 5626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在生命的最后几天里,吴桂林无法忍受身体的疼痛,不时地发出惨叫声。然而在内心深处,最让他心痛的,是得不到母亲的原谅,他抹着眼泪说:“我妈连我快死了都不来看我一眼……”

今年四月,吴桂林因为注射毒品海洛因而导致大腿大动脉破裂,在医院表示无法治疗后,他被送返位于县城的老宅。

羸弱不堪、无法行走的吴桂林开始意识到人生的尽头已至,他在屋子里点燃了一支蜡烛,仔细地扫开席子上的烟头和针管,移了移烛火,挪了挪疼痛的身躯,开始记录。

1994年,吴桂林的父亲病故之后,他的母亲便带着弟妹,远嫁深圳。母亲此去以后再没来看过他,那一年他才12岁。承受了近两年的饥饿和愤怒,辍学后的他跟了一个“老大”混日子。两年后,刚满16岁的他就开着摩托艇往返于香港和惠东之间的海域走私。

每天4趟以上的走私航行,让他淘到第一桶金。随后,20多岁的吴桂林开始自谋出路,辗转到广州倒卖海鲜,最风光的时候身上有200多万。也是在那时,他被朋友带着吸上了白粉,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钱财散尽之后,他开始出现在老县城各个抢劫和偷盗的罪案现场,女友也在那时离开了他。对于爱情,吴桂林不愿过多回忆,他认为自己配不上那个女孩。

蜷缩在惠东县城破旧老宅里的吴桂林,身上的伤口愈发溃烂。躲在墙壁背后的毒友“老蒋”不忍心,送上了白粉和针筒。吴桂林迫不及待地将针筒再次扎向了自己,不过他推射得异常缓慢,边推边说,“我现在不觉得痛了……”

5月6日,被“毒友”送往救助站的吴桂林更加虚弱,当天下午,他死在了去往医院的担架上。窗台上他遗留的日记本上,最后的一个“求”字,还没来得及打上句号。

吴桂林收到了“毒友”送来的毒品,他焦急地准备给自己注射,以缓解身体疼痛。

傍晚,吴桂林点上了蜡烛,开始在本子上记录他最后的时光。他想以此告诫其他人不要再误入歧途。

4月24日下午,天气闷热,吴桂林脱去了上衣,露出了背上的纹身,一只羽翼尚未完工的雄鹰。由于长时间吸食毒品,他已瘦骨嶙峋。

吴桂林死后,他临终写下的日记仍留在破旧的老宅里,落笔的最后一个字是“求”。

5月10日,惠东殡仪馆,几名工作人员打开了45号冰柜,吴桂林安静地躺在里面。

毒品检测网

客服微信:dupinjiance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