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戒毒新挑战

2014年1月1日 3775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作为戒毒康复的一个重要环节,药物治疗可以一定程度替代并递减“瘾君子”对传统毒品依赖。自2004年引入该治疗方式,尤其是2008年禁毒法明确提出社区戒毒以后,社区治疗门诊呈现推广趋势。

但是,推广过程难言顺畅,部分门诊点的人数甚至出现下滑。业内专家分析:一方面,吸毒人员“怕打击,怕被抓”;另一方面,药物门诊点需费力维持降低门槛和严格管理之间的平衡。

更为迫切的挑战是,随着新型毒品的大量出现,传统的阿片类戒断手法,面临着无法替代等尴尬局面,使其日渐成为鸡肋。

药物遮断毒品

所谓“戒断药物”,是指那些可帮助人们摆脱不良嗜好的药物,这些嗜好包括:吸食毒品(如海洛因、吗啡、可卡因、大麻、冰毒等等)以及酒瘾、烟瘾和赌瘾等。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当时吸食大麻、可卡因、冰毒和海洛因等毒品在西方各国青少年中非常盛行,从而引发各种严重的社会问题。为此,欧美各国政府急于找到一种能帮助青少年迅速摆脱毒瘾的治疗药。由此,开发新型戒毒药物成为当时国际医学界的燃眉之急。在这一形势下,西方药学研究人员加快了对戒毒药物的研制步伐。

至上世纪90年代初,美国FDA终于批准美沙酮和盐酸丁丙诺菲这两种药物用于戒毒。实际上,这两种药物均为具有一定轻微成瘾性的类阿片类药物,但其成瘾性要比真正的阿片类麻醉品轻得多。现在,美沙酮和丁丙诺菲业已成为世界各地戒毒所最常用的戒毒药物。据国外媒体报道,仅这两种戒毒药物的全球销售额已达10亿美元以上。

除这两种药物外,美国厂商研制的“海洛因戒断疫苗”也已上市,这也是世界上第一只可帮助人们摆脱毒瘾的疫苗。此外,包括中国、印度和墨西哥等发展中国家已陆续开发出多只中草药/植物药制剂用来戒除毒瘾。如中国科研人员在十几年前开发的山莨菪碱戒毒药,效果很好。很多“瘾君子”在注射了山莨菪碱制剂后成功地摆脱了毒瘾。而加拿大科研人员与中国同行合作,利用精制河豚鱼毒素(TTX)治疗海洛因成瘾取得显著效果。

2004年3月,我国启动了第一个社区美沙酮维持治疗门诊,截至2012年,已在全国28个省(区、市)开诊了748个社区美沙酮维持治疗门诊,其中包括30辆流动服药车;已在全国累计治疗361894人,目前在治205513人,平均每天服药达88500余人。数据显示,8年来,社区美沙酮维持治疗工作在减少毒品使用、恢复吸毒人员社会功能、帮助其回归社会和降低艾滋病传播等方面均取得良好效果。

目前,美沙酮社区药物维持治疗是我国面对当前禁戒毒领域复杂、严峻的形势提出的一种更为理性、客观务实、更人性化和更科学、更负责任的针对“海洛因成瘾者”的治疗办法。

“社区药物(美沙酮)维持治疗,近十年来取得了明显成效。”国际禁毒日前夕,北京大学中国药物依赖性研究所副所长刘志明向记者介绍。

戒毒社区的尴尬:

“一去就暴露了”

刘志明介绍,截至5月底,全国28个省区市已有700余个社区药物治疗门诊,遍布全国绝大多数有需求的地区。

他说,强制隔离戒毒是目前我国戒毒工作的主体,但强制隔离戒毒具有一定局限性。若没有出所后的社区继续帮教、管理和必要干预,复吸率很高。因此,禁毒法提出了社区戒毒社区康复的戒毒措施。社区美沙酮维持治疗是国际上采用的一种海洛因依赖治疗方法,自2004年实施以来,我国已累计治疗近40万海洛因成瘾者。

“突然停止海洛因等阿片类毒品后,戒断症状非常严重。”刘志明说,通过美沙酮治疗,可最低限度地控制毒瘾,维持正常身体功能和基本社会功能。

但是,参与美沙酮治疗的门槛不低,需要提供身份证、户口本、强制戒毒证明等材料。如果不是住院治疗,每天都要到门诊点服药,药品绝对不能带走。

“如果允许带走,容易形成滥用。”山西省109医院戒毒科主任武俊华告诉记者,国家对麻醉药物有严格管理,美沙酮主要用于反复戒毒不成功的吸毒人员。

在她看来,美沙酮治疗的最大困难,是如何维持好降低门槛和严格管理之间的平衡。美沙酮治疗时间较长,如果门诊点遍布,确实可以提高“瘾君子”按时到点服药的概率。但如果门诊布点过多,管理易出现失控,可能导致部分美沙酮违规流入社会。

作为国家严格管制的麻醉药品,美沙酮亦属于阿片类物质,也有一定的毒副作用。若一旦滥用或流入国家管制之外的渠道,也会产生与其他毒品类似的危害。

也有吸毒人员对戒毒心存抗拒或戒备。“有些人认为到门诊点喝药不自由”。北京安定医院药物依赖治疗中心主任医师杜万君说,还有一些仍有正当职业的“瘾君子”被拦在门外。“他们可能也想戒毒,但不敢去,认为一去就暴露了。”

部分地区推行“全员收戒”政策,参与美沙酮治疗门诊的吸毒者面临可能被关进强制戒毒所的风险。一些地区门诊人数因此出现减少。但这并不意味着吸毒人员减少。

新型毒品治疗空白

美沙酮治疗主要针对阿片类传统毒品,新型毒品的专门药物治疗目前仍有空白,而后者吸食比例近年正在迅速上升。

“传统毒品和新型毒品的治疗完全不同”。杜万君告诉记者,“可甚至有的药物治疗点也不了解这些知识。一听说吸毒的,来了就给喝美沙酮,根本不管用。喝的时间长了,美沙酮还上瘾了。”

他介绍,冰毒、摇头丸等新型毒品的成瘾性相对低,最大的问题是损害神经系统,导致幻觉、妄想乃至精神分裂。“这些人到戒毒所,易被诊断为精神病,得去医院看;到了精神病医院,如果没有专门的戒毒科,一般又不敢收治。”

刘志明向记者表示,如何认定新型毒品成瘾,目前仍比较困难。同时也没有一种药物可以替代治疗,只有等吸食者出现了若干精神症状,才会采用一些精神类药物对症诊治。“这类患者越来越多地处于失控状况”。

武俊华认为,针对新型毒品的戒除治疗,专业医护人员还是不足,应有更多精神病专科医院和医生加入进来。

戒毒是禁毒工作中一项重要而又艰巨的任务。受访专家分析,单纯依靠替代式戒毒药物只可控制戒断症状,但并不能彻底解决生理脱毒之后的一些稽延性症状和心理渴求,也不能彻底解决吸毒者的复吸问题。

杜万君建议,公安、卫生和药监几方应加强合作研究,探索在适当降低美沙酮治疗门槛的同时,进一步严格监管。

长期从事药学研究的甘肃省药检所原所长张伯崇认为,“替代法”只是用“小毒代大毒”,易形成新的依赖,并非戒断毒品理想的方法。探索的方向应是研究新药。

“我们现在就在寻找一些既可以随身携带又可以起作用的药。”武俊华说,国内已研制了一些中成药,效果还可以,能够替代小剂量的美沙酮,可考虑用于后期的社区康复过程中。

张伯崇说,探索非麻醉性戒毒中药或可成为一个突破方向。国内已研制出不含阿片类物质的新型中成药,适用于传统毒品戒断,对新型毒品戒断也有一定效果,“有望开启药物戒毒的新前景”。

当然,在多位受访专家看来,吸毒者要经过早期药物或非药物脱毒治疗、心理康复和回归社会后的管理帮教这一完整治疗过程,才有可能彻底戒断毒瘾。

毒品检测网

客服微信:dupinjiance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