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简明史

2015年1月13日 2555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在短暂的时间里,进入一种迷醉的状态,那是一个仿佛不需劳动、不需付出、不需斗争便可拥有一切的极乐世界。”这是法国现代派诗人波德莱尔(Baudelaire)笔下的“人造天堂”,是他在饮酒、吸食鸦片和服用印度大麻后产生的幻境。然而幻境短暂,醒来之后“人造天堂”顷刻坍塌,波德莱尔便只能在现实中攫取一朵“恶之花”。

波德莱尔在飘飘欲仙的幻境中,他看见乞丐陶醉在自己的光辉中、魔鬼幻化成美女前来调情、风尘男女变身相爱情侣,尽情驰骋在失落园的梦境中。为波德莱尔构筑“人造天堂”屋脊的,除了罪恶的酒精和鸦片之外,还有一株亦正亦邪的植物——大麻。

宗教的催化剂

据目前所知,大麻最早出现在新石器时代,被发现于今天的罗马尼亚境内。考古学家在一处古代墓地里,挖掘出了一种宗教用的炭炉,其中便有烧焦的大麻种子。2008年,考古学家在中国戈壁沙漠一个两千多年前的墓穴中,发现了仍呈绿色植物材料的大麻,被称为“最古老的大麻”。墓穴里的发现,证明了大麻是古人祭祀的必需品。

在人类历史上,大麻经常成为宗教的催化剂。印度是最重要的大麻产地,同时也以古代印度使用大麻最为著名,这就是为什么后来很多人称大麻为“印度大麻”。在梵文中,大麻叫Ganjika,也就是现在印度语中的Ganja。在印度传说中,大麻是毁灭之神的圣物,笃信湿婆的信徒们都极其崇拜大麻。在印度教经典《吠陀经》中,有一种有益而不会成瘾的毒品被称为甘露(Soma),它被描绘成一种美丽的蓝色潮水,据说也与大麻有关。

除了古印度人,古代色雷斯人和斯基泰人也知道大麻。传说中色雷斯人的巫师“云上行者”(Kapnobatai)通过燃烧大麻的花,来达到灵魂出窍的境界。人们还猜测,源于色雷斯人的酒神狄俄尼索斯狂欢仪式上,人们撕裂并吞食用作祭祀的活牛,认为这样才能获得酒神的神力,这很可能也是吸食大麻的作用。

公元前五世纪,古希腊历史学家希罗多德(Herodotus)在黑海一带游历时,曾亲眼看到当地的斯基泰人使用大麻。他这样记载道:“首领的葬礼结束后,斯基泰人开始清洁自己的身体。他们支起三根相互倾斜依靠的柱子,盖上毛毡搭起帐篷。接着他们围坐其中,帐篷中间的金属盘子里,放着一些烧红的石头。然后他们匍匐在地,将大麻种子投在石头上,瞬间冒起烟来并释放出水蒸汽。这时,斯基泰人兴奋起来,发出快乐的呼喊。他们以蒸汽浴取代水浴,因为他们根本没有机会用水洗澡。”

在中国,大麻用于制造绳索和纺织品的用途,被记载在古老的中国文字里。西周时期,贵族的帽子就用大麻制成。《诗经·陈风》中更有一首《东门之池》这样写道:“东门之池,可以沤麻。”诗中的“麻”,指的便是大麻。而早在公元二世纪时,东汉崔宴就指出大麻有雌、雄株的区别。他称雄株为“枲”或“牡麻”,雌株为“怠”或“子麻”。

走进科学世界

在中医里,大麻的果实又称“火麻仁”或“大麻仁”,至今仍常被用来入药。大麻入药,最初见于东汉时期整理成书的《神农本草经》,它的使用则更早于东汉。那以后的各类医书,都将大麻收录其中。其中最经典的故事说的是神医华佗,三国时期他曾用大麻做“麻沸散”,让病人调酒冲服当作麻醉药,待药力发作便施行手术。

大麻的神奇功效,最早是被法国医生莫罗·德·图尔(Moreau de Tours)介绍到欧洲的。1836年到1840年,在埃及和中东的长途旅行中,莫罗医生目睹当地人吸大麻之后,决心研究这一植物给人体带来的疯狂与梦想。后来在《大麻与精神病》一书中,他对吸入大麻后的愉悦感觉的描述,在当时的西方世界产生了很大影响。

最直接受到莫罗医生影响的,是当时的法国文学界,一批法国作家开始尝试印度大麻。1844年,他们还在巴黎成立了一个“印度大麻俱乐部”,其中的成员有享誉世界文坛的大文豪雨果、大仲马和波德莱尔。浪漫主义诗人泰奥菲尔·戈蒂埃也是大麻俱乐部的成员,他曾这样用诗文来描述自己服用大麻之后的感受:“我的身子仿佛已经融化,变得通体透明。我看到,在我的体内,我吃下的大麻,像一颗绿宝石似的,发散出亿万支微细的星花。”

后来,在1956年首版的《药物学教科书》中,奥地利药理学家卡尔·达米安·施罗夫记录了一次大麻自体实验的过程。一天晚上十点左右,施罗夫躺在床上,像平日一样,一边抽着雪茄,一边读着小说。一个钟头后开始了实验,他服下七十毫克的大麻制剂,等待着会有什么奇迹发生。

起初,他并没有感到身体有任何变化。于是,他准备睡了。可就在这时,他写道:“我感到不仅是我的耳朵,还有我的头,都出现了噪音,很厉害,和水烧开时的声响极其相似。同时,我觉得周围的一切被一种愉悦的亮光所照耀,仿佛是透过我的整个躯体,才使这一切变得晶莹透明的。”第二天一早,施罗夫竭力试图恢复前一晚记忆中的幻象,但是除了上述的内容,其他的什么都回忆不起来了。

那之后又过了十年,人们才真正揭开了大麻的奥秘。1964年,以色列科学家拉法尔·麦卓兰姆从大麻中提取出了四氢大麻酚(简称THC),并证明这就是大麻的主要活性成分。研究证明,THC不仅可以作为止疼药使用,还会让人深长强烈的愉悦感。和中医一样,西医中也有医用大麻的存在。但此时,大麻在美国却被认定为一级毒品。

垮掉一代的狂热

大麻的坎坷命运,大概与它在美国的经历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美国的大麻支持者经常说起这样一个故事,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曾在他1756年8月7日的日记中写道:“今天的工作是把雄性大麻植株和雌性大麻植株分开,希望没有太迟。”他们断章取义地认为,这说明国父抽过大麻,他已经知道大麻只有雌株才有药效。

但在几周后的另一篇日记里,华盛顿又写道:“今天本来计划要做的事情是收获大麻种子,但发觉种子尚未成熟。”显然,这位美国国父并不是一个瘾君子,他只是在做耕种大麻的准备。事实上,从1765年到1795年,华盛顿从世界各地进口大麻种子,并在自己维农山庄的葡萄园里大量种植。

在当时,大麻主要被用于制造绳索。而华盛顿正是希望美国能建立起自己的大麻工业,以此与英国、俄国和意大利竞争。他之后的几位总统,包括杰弗逊和罗斯福,还有汽车大王亨利·福特,他们都曾在自己的农场种植大麻。

直到20世纪初期,墨西哥移民涌入美国内陆,才真正将大麻传遍了全美。大麻的正式英文名称Marijuana,就是来自西班牙语。奇怪的是,就在这一时期,美国掀起了一股反大麻的风潮。1930年,美国有16个州通过了反大麻法案,大多数都位于墨西哥移民集中的美国西南部。历史学家们现在普遍认为,当年美国媒体批大麻是假,反移民才是真。

在这股反大麻的风潮中,好莱坞成了风头浪尖的弄潮儿。1936年,好莱坞拍摄了一部宣传禁毒的电影《大麻狂热》(Reefer Madness)。这部电影描述了几个来自白人中产阶级家庭的青少年是如何被大麻引诱,最终变成了疯子和杀人犯的过程,很多情节都极尽夸张之能事。电影公映后影响很大,不仅多数美国人深信大麻是世界头号毒品,更促成了很多州立法禁止大麻销售。

二战之后,美国出现了和一百年前法国的“印度大麻俱乐部”颇为类似的一群人。他们酗酒、吸食大麻,在极度的兴奋与混沌中进行创作,这便是杰克·凯鲁亚克笔下所谓的“垮掉的一代”。去年在美国电影《杀死汝爱》中,丹尼尔·雷德克里夫一手拿着酒瓶,一手夹着卷烟,沉浸在酒精和大麻带来的幻境中,近乎疯狂地写下黑暗的句子,他饰演的就是“垮掉的一代”中的代表作家艾伦·金斯堡。

金斯堡在他最有名的作品、也是“垮掉的一代”代表作《嚎叫》中写下这样的开头:“我看见这一代最杰出的头脑毁于疯狂,挨着饿歇斯底里浑身赤裸,拖着自己走过黎明时分的黑人街巷寻找狠命的一剂。”所谓“狠命的一剂”便是指包括大麻在内的毒品,而后他更直接地吼出了一句:“用梦幻,用毒品,用清醒的恶梦,用酒精和阳具和数不清的睾丸。”

面对如此直接的挑战,美国政府是自然不会轻易认输的。1965年,政府通过了大麻法案,把吸大麻视为违法行为。任何人只要被发现私藏大麻,第一次至少判两年,第二次判五年,第三次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1970年,政府又颁布了一个更加严格的禁毒法案,将大麻和海洛因一并列为一级毒品,比大麻厉害得多的可卡因居然只被列为二级。

但实际上,大麻的毒性和成瘾性都远不及我们日常合法的三样东西,即酒精、尼古丁和咖啡因。在毒性上,酒精直接和间接造成的危害都极大,每年死于酒精中毒和酒后驾车的人不计其数。在成瘾性上,人们对尼古丁的依赖要强得多,这也是为什么戒烟这件事大多只能停留在嘴上。所以,如果单从这两个方面来看,大麻绝对不至于被列为一级毒品,问题出现在了大麻的另一个潜在的影响。

科学界对毒品的分类,是按其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方式分成了四类:镇静剂(Depressants)、兴奋剂(Stimulants)、致幻剂(Hallucinogens)和大麻(Cannabis)。镇静剂比如鸦片、海洛因,兴奋剂包括可卡因、安非他命,致幻剂类似麦角酸二乙酰胺(LSD)、毒蘑菇(Psilocybin)等,这些都是被科学界认定为毒品的,只有大麻被单独划为第四类。

这是因为其对人类中枢神经系统产生的作用非常复杂,它既有兴奋作用,又有抑制作用,同时还具有致幻性,但同时又没有很强的生理毒性和成瘾性。有人说,大麻汲取了前三类毒品的优点,却屏蔽了它们的缺点,这就是为什么科学界至今无法认定大麻究竟是不是毒品的原因。

禁不禁是个问题

“垮掉的一代”曾经用“嬉皮士”这个词来称呼爵士音乐家们,不久之后,“垮掉的一代”的文化反叛演化成了六十年代的嬉皮士。1965年9月6日,《旧金山纪事》的记者赫柏·凯恩第一次用嬉皮士这个词来形容年轻的波西米亚主义者,成为一个迷惘与理想的集合体。而大麻,成了嬉皮士的催化剂,他们借由大麻制造的幻境寻求心灵的乌托邦。

而后,音乐和鲍勃·迪伦将嬉皮士精神传播得更广,他让歌词的寓意与音乐站到了同等重要的地位。鲍勃·迪伦从一开始的抗议歌曲,他的歌词就展示出了比他的音乐更具感召力、更激动人心的力量。这位传奇歌手本人,从18岁便开始吸食大麻,后来还把大麻介绍给了传奇乐队“披头士”,使得大麻的流传变得好像是一种精神的传递。

在这些精神领袖的感召下,年轻人迅速开始重新认识了大麻。20世纪60年代,民权运动、反战运动在美国闹得翻天覆地。就好像中国人歃血为盟一样,美国年轻人在刚加入一个组织的时候,都被要求做一次全新的体验,当时所有的组织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吸食大麻这件事。这些年轻人惊讶地发现,吸了大麻之后自己并没有上瘾,也没有变成变态杀人狂,反而觉得很舒服,这和政府宣传的情景完全不一样。吸食大麻的体验,成为他们后来真正参与各类运动的导火索,因为他们生平第一次意识到政府对他们撒了谎。

不仅如此,当年批判大麻的美国媒体,在三十年后也集体倒戈了。“Marijuana”一词成为杂志封面的常客,1967年7月24日出版的《新闻周刊》和1969年8月31日的《生活》杂志,都将大麻画上了封面。多年之后,2010年11月22日的《时代》周刊和2013年4月8日的《财富》杂志,也先后将大麻刊登在封面上,大麻似乎变成了经久不衰的话题。

更有甚者,创刊于1974年的杂志《嗨时代》(High Times),明目张胆地成为大麻文化的宣传阵地。创刊之初,出版人试图模仿《花花公子》,希望做出一本毒品领域的成人刊物。至今已有四十年历史的《嗨时代》,以大麻爱好者为读者基础,内容涉及大麻文化、种植、传播和分享,并正将自己的触角伸入更广的领域。

今年,这本杂志发起了一个“嗨时代成长基金”(High Times Growth Fund),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募资1亿美元,以支持经营合法大麻生意的创业型公司。这个数字并不算大,去年美国合法大麻的销售额高达14.4亿美元,今年到目前为止已经达到26亿,预计在未来五年内全美年销售额将突破100亿美元。对美国来说,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

不仅如此,美国民众对大麻的态度也有所改变。自1969年以来,美国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一直在对公众进行是否支持大麻合法化的调查。今年,历史上第一次支持合法化的意见占据了上风,52%的美国民众投了赞成票。到目前为止,美国50个州当中已经有21个州宣布医用大麻合法,华盛顿州和科罗拉多州更是通过投票表决宣布娱乐性大麻也合法了。禁与不禁,这是个问题?

不仅在美国,大麻是否合法在全世界都是个问题。目前全世界只有四个国家吸食大麻是合法的,当然这个合法都是有前提的。2001年,加拿大成为首个准许末期病患自行种植、吸食自种大麻的国家。荷兰允许小量贩卖和吸食大麻,允许购买和拥有五克大麻或麻汁,但拥有超额分量是非法的。巴基斯坦允许大麻的使用,传统上烟客在宾馆和集会里吸抽大麻。印度政府监控大麻的使用,并在圣城瓦腊纳西出售大麻,在印度的某些仪式期间可以使用大麻。

去年底,乌拉圭国会商议通过,分阶段放宽大麻销售和种植的管制。根据这项法律,年满十八岁的乌拉圭永久居民都可以申请种植许可,不过每个人最多只能种6棵,一年收成不得超过480克。这使得乌拉圭成了全世界第一个种植和销售大麻合法的国家,开放登记的第一天就有十个人申请种植许可。但这项政策至今前途未卜,即将在十月举行的乌拉圭总统大选中,几位反对党候选人纷纷扬言,一旦当选总统将部分或全部废除这项法律。

很显然全世界对大麻的态度依然是谨慎的。或许正因为它比其它毒品独具优点,而自动屏蔽了毒性和成瘾性,一旦放开将一发不可收拾,这才让各国政府小心翼翼、举步维艰。一旦大麻彻底合法化,会有多少人沉浸在其带来的“人造天堂”而无法自拔,真的走上一条不劳动、不付出、不斗争的不归路。大概不是每个人都能像波德莱尔一样,在这个迷幻的“人造天堂”里攫取一朵“恶之花”。

毒品检测网

微信:dupinjiance 电话:4006388115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