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犯罪呈现低龄化 家庭管教缺乏是主因

南宁市良庆区法院解析犯罪原因并提出防范措施 

□平安广西网/广西法治日报记者 黄英 通讯员 莫俊雅

南宁市良庆区人民法院日前举行未成年人涉毒案件审理情况新闻发布会,向本级人大代表、群众代表、中央驻邕及区内相关新闻媒体通报近年来该院未成年毒品犯罪案件的审理情况——近年来毒品犯罪呈低龄化现状令人堪忧。

毒品案件涉案人员呈现低龄化

近年来,良庆区人民法院共审理各类刑事案件1320多件,其中毒品案件逾300件,占刑事案件总数的22.88%,毒品案件有逐年上升趋势。更令人痛心的是,涉毒案件中,未成年犯罪的比例占13.9%,而且增幅逐年加大,毒品案件呈低龄化倾向。

了解,该城区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以贩卖毒品罪为主要类型。在该院审理的42件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件中,有38件属于贩卖毒品犯罪类型,占所有未成年人涉毒案件的90.48%。涉毒犯罪的未成年人普遍文化较低,90%以上在初中文化程度以下,50%以上的都属于初中尚未毕业就辍学在家中的青少年。他们大多处于贩卖毒品的末梢环节,被那些成年毒品犯罪分子所利用并充当“马仔”角色,不太掌握毒品来源及上下线情况。这些涉毒犯罪的未成年人都处于毒品交易链的底端,所面对的绝大部分为吸食者,为他们供应零包毒品。

法官称,大多数涉毒青少年出于对毒品的好奇无知缺乏基本的法律常识而误入歧途的。氯胺酮(俗称“k粉”)是青少年吸食和贩卖的主要毒品,约占毒品总数的87.5%。但涉毒青少年中相当部分人认为“K粉”不是毒品,甚至还把吸食k粉当成一种时尚,成为在朋友中炫耀的资本。许多涉毒青少年还认为,自己贩毒卖点毒品,加上年龄小,法律不会追究。然而,由于毒品犯罪的社会危害极大,我国刑法规定年满14周岁即可成为贩卖毒品罪的主体,并且不论贩毒数量的多少,都从重处罚

少年迷途大多缺乏家庭管教

良庆区法院未成年人案件审判庭庭长方艳红告诉记者,根据她多年来审理青少年涉毒案件的经验分析,大多数涉毒未成年人犯罪,缘于缺乏家庭管教

2014年7月至2015年6月,该庭审理了27件未成年人毒品犯罪案,有3名未成年人父母双亡或失踪,占11.1%;有5名未成年人父母离异或一方死亡,占18.5%;其余的虽然家庭结构健全,但存在子女与父母感情对立、难以管教或管教不严等状况。如莫某贩卖毒品一案中,莫某幼年时母亲就离家出走,父亲常年在外务工多年未归,爷爷平时对其监管不到位,缺乏家庭关爱和教育的莫某没有辨识是非的能力,最终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家庭不健全和缺乏家庭关爱,使一些未成年人逃学、厌学、最终辍学,他们一旦失去监管,与社会一些不良青年混迹在一起,容易受到不法分子的诱惑。该院在审理的一起贩卖毒品案时,主办法官通知未成年被告人黄某的母亲到法院参与开庭时被拒绝。追问之下才知黄某幼年丧父后跟随改嫁的母亲生活,其母担心继父知道孩子犯罪之事会导致婚姻破裂,于是想隐瞒此事。家长不到庭,对未成年被告人具有很大的负面影响,也不利于其今后的改造,结合其家庭特殊情况,主办法官通知了心理辅导员到庭参加旁听,并对黄某进行心理辅导。

利益驱使容易被毒贩教唆利用

据介绍,良庆区法院在审理未成年人贩卖毒品案件中,绝大多数都是在利益驱使下作出的贩卖毒品行为。未成年人贩卖毒品的年龄段一般为14-17岁,大多数初中毕业或者辍学。由于年龄小无法工作,没有收入来源,他们经常跟一些不良社会青年混迹在一起上网、喝酒,无法满足高额的消费需求,便在利益的驱动下受人利用进行贩卖毒品的勾当。

2014年9月,良庆区法院审理一起未成年人与成年人共同贩卖毒品案件,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未成年人朱某家庭经济条件较差,其性格倔强,在校期间学习成绩较差,读初一就辍学,与社会一些不良的青年混迹在一起后,经常夜不归宿。孙某(成年人)利用朱某想赚钱的心理,劝说他帮送毒品给吸毒人员,并给其好处费。朱某在贩卖毒品时年仅14周岁,孙某也正是利用了其年龄小、好利用的特点实施毒品犯罪。

对此,良庆区法院法官建议:各中小学应当加强法制教育,开设禁毒课堂,通过组织观看录像、参观展览、举办主题讨论、知识竞赛等多种形式,从小培养孩子们拒毒防毒的意识。同时,父母也应当多关心未成年孩子的生活、学习,通过其言谈举止、交友情况、消费状况、学习状态等环节,及早发现是否有毒品犯罪的苗头。一旦发现孩子涉毒,一方面要使其认识到毒品犯罪的严重后果和所带来的危害,另一方面要用爱心来感化他(她),绝不能简单粗暴对待,以避免产生逆反心理。用刚柔并济的手段,促使他们真正地断绝与毒品犯罪分子的联系,远离毒品珍爱生命

此外,公、检、法、司等执法部门要充分利用自己的职能优势,进一步加强未成年人的禁毒宣传,通过送法进校园、进社区、进家庭和开展“模拟法庭”等形式,宣传毒品的危害以及毒品犯罪的严重性。加强学校周边出租屋和流动人口的治安管理,铲除中小学周边的毒品隐患。乡镇、街道办等基层组织以及社区、村集体,应当多留意问题家庭中未成年人的生活、学习动向,为未成年人尤其是留守儿童及其少年提供全方位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