溜冰毒嗜睡案例:的士上的“睡客”

2016年10月17日凌晨4点,一辆出租车驶入苏州横扇派出所菀坪警务站。一阵“咚咚咚……”的敲门声,赶跑了我的矇眬睡意,我连忙起身问道:“您好,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警察同志,这么早打扰你们实在不好意思。我呢,遇到个麻烦事。刚才我在市中心那边的酒吧门口接了个男乘客,他上车后只说了去菀坪,就倒头呼呼大睡。到了菀坪后,他还在睡,而且怎么都叫不醒。我都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能来求助你们了。”

听了司机师傅的话,我拍拍他的肩膀说:“走,带我们过去看看。”

外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我让值班辅警带着手电筒随我一起过去。打开车门,只见一男子在车后座上昏睡着,打着呼噜。在他旁边有一个皮包、一部手机。我试着唤醒昏睡的男子,也没有成功。

我转头细想,不对呀!如果喝醉了,车厢里怎么可能没有酒味?有些病发作也是这样的状态,会不会患有啥疾病?我边让辅警赶紧打电话咨询医务人员,边拿过男子身旁的手机,从手机中找到了其妻子的电话。随后,与其妻子取得了联系。

“您好,我是横扇派出所民警,请问您是这部手机主人的妻子吗?”

“嗯?”

“是这样的,你老公坐出租车的时候好像睡着了,现在喊都喊不醒。”

“噢!”

“嗯,他身体有没有疾病?”

“没有。”

“那,你能来把人接走吗?”

“再说吧!”说完便挂断了电话。我回拨过去,没想到,手机里就传来了“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无奈,我只好打开男子的包,希望能通过其身份证件联系到他的其他家属。谁知,刚打开包就看到些瓶瓶罐罐,还有一袋吸管,疑似自制的吸毒工具。我在包里继续搜寻,果然在夹层里发现了一小包疑似冰毒的白色粉末。而此时男子仍在昏睡中。

许久之后,男子开始恢复意识,我依法对其尿样进行现场检测检测结果呈冰毒阳性。但他仍试图狡辩。我把皮包放在他面前,拎出塑料瓶和吸管:“看看,塑料瓶盖上挖个洞,插根吸管,干什么用的?”

“这是我儿子的,他就喜欢这样喝饮料,不知道什么时候放进我包里的。”

“还不承认是吧?那这个呢?”我掏出那一小包粉末在他面前晃了晃。

“这个你再解释解释,要不要现在就去化验给你看结果?”面对无可否认的事实,男子终于垂下头来,交代了自己吸食毒品的事实。

折腾了半夜,天已经蒙蒙亮了,我把事情移交给了交接班的同事,就又转身投入了内勤工作。后来,听办案民警说,根据男子的供述,又顺藤摸瓜捣毁了一个吸贩毒团伙。我内心忧喜参半,“喜”的是发现案中案;“忧”的是毒魔肆虐,怎样才能遏制毒品犯罪势头,挽救那些误入歧途、无法自控的吸毒者

原文标题:溜冰毒嗜睡案例:的士上的“睡客”

(作者系江苏省苏州市公安局横扇派出所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