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情线人》毒品故事

2015年3月30日 2477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毒品成待客标配

高礼是贵州人,改革开放初期频繁往返于中国和缅甸之间,从事边境贸易。1998年,老友郑明(化名)从部队转业成为一名禁毒警察,希望高礼在商场上留意毒品信息。“我是做合法生意的,怎么会跟毒品打交道?”高礼不解,并且不愿提供相关情报。

2002年前后,高礼的生意规模扩大,应酬也越来越多。朋友在KTV请客,桌上除了啤酒、果盘外,都会再摆上一盘k粉和一盘摇头丸。盘子并不大,20公分长,10公分宽,K粉满盘,摇头丸大约二三十颗。和果盘一样,这渐渐成为招待客人的标配。

高礼起初惊愕,慢慢也习以为常。高礼发现,一个包房内的客人们大多起初并不相识,但吸食k粉和摇头丸后,包间的氛围迅速“嗨”了起来。不相识的人不再有隔膜,虽眼神木讷,但俨然成了熟络老友。高礼比在场人的年纪都大,他从不吸食毒品,去现场更多是给足商界朋友面子。在乌烟瘴气的环境下,目睹年轻人种种失态的表现,他对毒品产生了抵触心理。与郑明再见面时,郑明发现高礼的态度已然是180度转变。高礼按照郑明的嘱咐,主动留意身边的毒品线索。这个在商界20多年的老江湖,没人怀疑他。

“跟他干到底”

在一次朋友的大聚会上,主人将一名叫阿强(化名)的老板引荐给高礼。推杯换盏之后,阿强开门见山地小声问高礼,中缅边境有无熟人,能否搞到海洛因和麻古(一种加工过的冰毒片剂),“量要得很大”。高礼应承下来。

长期做毒品生意的阿强更像是一个笑面虎,表面和气,但常常有意无意向高展示团队实力,每次见面都带不同的小弟,介绍每个人负责不同的工作,以此让高礼心生忌惮。阿强明确提出,要14公斤海洛因,18公斤麻古。“没问题,小意思。”高礼撇撇嘴,一脸无所谓。高礼没有感觉到丝毫危险,反而感受到商场无法体会的刺激——为了正义,把对手控制在股掌之间,他心头涌上一股莫名的快感,“跟他干到底”。

高礼约阿强在A市见面验货,郑明化装成境外毒枭把样品交给阿强。阿强对货品质量还算满意。随后,阿强与小弟阿龙把高礼单独叫到一个房间,希望他提供一些散货,供他俩在A市期间吸食。这让高礼犯了难——他不是真的毒犯,手里没有毒品。高礼最终提出,眼下风声太紧,正式交易之前谨慎为妙。但为了避免对方怀疑,他自费请两名毒贩出入高端会所享受、娱乐。两人因此没有计较。

没有任何东西可与生命相提并论

高礼渐渐嗅到了危险的味道。经过双方商议,“交易”地点定在B市。然而,交易前夜,阿强提出与高礼再商量下交易细节。高礼一人赶到阿强与阿龙入住的酒店,对方没提任何交易事宜,反倒拉起家常。智商过人的高礼也有些糊涂了。就在这时,阿强不经意地撩起衣服,露出一把枪,双方尴尬地笑了笑。

高礼明白了,这是交易之前的警告。还没缓过神来,毒贩的一句话让高礼更为崩溃:“明天交易完,咱们就发了,我马上把尾款打给你,我们的国际化战线也就拉开了。来,为了庆祝明天交易成功,我们一起来两口。”阿强用烟头在矿泉水瓶盖和瓶身上烫出小孔,将两根吸管插入,再在瓶内装半瓶水,把麻古放在锡纸上,用打火机加热,麻古遇热融化的烟从一根吸管进去,经水过滤,再从另外一根吸管吸入。高礼有点惊恐,他知道,这下无法躲过去了。在阿强的坚持下,高礼吸食了四颗麻古。他回忆说,麻古味道怪异,吸食过程也很痛苦。 “我为什么吸,我是真的害怕了。”高礼发现,这不再是个刺激的戏剧,而是阴冷、残忍的现实。

最终,警方顺利将阿强、阿龙等毒贩团伙抓获。在缴获巨额毒资和武器之外,还摧毁了毒贩团伙的制毒加工厂,缴获大量易制毒化学品,生产冰毒的机器,打掉了这个跨省贩毒网络。

8年过去了,高礼没有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妻子和孩子。破案后,警方给他一笔奖金。对于钱财,高礼早已置于身外。那次线人经历后,他发现,没有任何东西可与生命相提并论。郑明拍着他的肩膀夸他是个颇有潜质的卧底,高礼赶忙摆摆手,“不不不,我只是一个普通群众。”

(摘自《中国新闻周刊》第32期)

毒品检测网

客服微信:dupinjiance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