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吸毒市长”的隐秘世界

2015年5月15日 211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龚卫国几乎总是一脸严肃,鲜有笑容,有时像头易怒的狮子,

突然之间就狂躁,大声与人争执,有时则显得自闭,回避交谈……

2015年4月21日,新华社发布消息说:“岳阳临湘市市长龚卫国涉嫌吸毒,目前公安机关已正式立案调查……

接近警方的知情人告诉记者,龚卫国在家人的陪护下前往广州××医院治疗“抑郁症”,其间尿检呈阳性。而临湘市委书记黄俊钧则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是省委巡视组接到举报介入调查,发现了龚卫国的“病情真相”。

“市长去哪儿了?”

在临湘市官方网站上,原本领导介绍一栏里,市长龚卫国的标准照和简介,已经被撤下,与之有关的新闻,也陆续被删除。

4月21日夜,就在官方发布“龚卫国涉嫌吸毒,已被立案调查”的消息后不久,临湘市委书记黄俊钧接受记者采访,首次透露了龚卫国事发的内情:“因为网上、民间一直议论他吸毒,就有人向(省委)巡视组举报了,巡视组就调查。”

今年3月,湖南省纪委展开新一轮巡视,分十个小组,其中第八小组进驻岳阳地区。4月7日起,龚卫国便不再出现于当地官方媒体的报道中,“无端消失”一周后,网络搜索“龚卫国”,已经会默认跟随出现“吸毒”或者“被抓”等字眼。按照网络搜索热词关联的原则,这意味着,实际上那时候已经有不少网民因怀疑龚卫国吸毒而在网络上寻找蛛丝马迹。

4月14日,《民主与法制》记者廖隆章在个人微博里说:“临湘龚市长已有多天未上班,……坊间关于其因身体原因辞职或被强制戒毒的传言甚多。”次日,临湘市商务局挂出消息称,两天前,该市举行市长碰头会,身为市长的龚卫国缺席。这进一步让传言发酵。

市长的“官声”

黄俊钧否认了龚卫国从4月7日就失联的说法,说此前龚卫国请了40天的病假,正在广州××医院情感障碍科接受治疗,请假时的病因是“抑郁症”。他证实是广州××医院发来的诊断书,称龚卫国有“抑郁症,绝望,自闭,有自杀念头,需住院治疗”。

黄俊钧说,在此之前,确实发现龚卫国有一些抑郁症的症状,“最近一段时间特别狂躁,情绪非常不稳定。开会的时候有(狂躁表现),平时和人交往的时候也特别容易发脾气。”

已与龚卫国“搭班子”共事2年的黄俊钧说龚卫国“工作还是很有激情,平时做事也很能吃苦,就是情绪波动很大”。他们两人相处也挺好,“他一直情绪就比较急躁,我还找他本人谈过几次”。

刚过不惑之年的龚卫国已经担任临湘市市长近4年,此前他的仕途一路平坦。1993年从中南工业大学毕业后,龚卫国留校做了辅导员、宣传部干部,两年后,成为湖南省人事厅干部,由此开始官场生涯。

2003年,龚卫国经公开选拔任湘阴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在此期间,他拿到了中南大学伦理学硕士学位,这是一个他的同僚们极少涉及的专业。此后,龚卫国历任湘阴县委常委、纪委书记,汨罗市委常委、副市长,2009年被提拔为岳阳市文化局党组书记、局长,成为正处级干部。一年后机构改革,他出任新组建的岳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局长、党组书记。2011年6月,时年39岁的龚卫国开始担任临湘市委副书记、代市长,当年12月,正式成为一市之长。

据此前媒体报道,龚卫国担任临湘市长期间,官声尚好,给人以开放和亲民之感,所举事例包括2014年当地农民刘其军状告市政府的“民告官”案件中表态愿意主动接受司法监督,以及1个月前为看望一位身患白血病的中学生,推迟全市工作会议,并带头捐款2000元。

龚卫国另一个获得良好官声的地方,是他在任期间重点推进临湘市的治安整顿。据《岳阳日报》报道,仅2012年,即龚卫国担任市长的第二年,临湘市共摧毁涉黑涉恶团伙8个、抓获团伙成员120余人,破获命案30起、涉毒案件315起,捣毁聚众赌博场所147个,查处地下“六合彩”赌博案件685起。

很多当地居民就此很认可龚卫国,认为他“敢干,能干”,“治安好了,老百姓过日子更安心了。”

“长五东路一直是老大难问题,百姓怨声载道,没有几米的道好走,都是凹凸不平。”一位临湘当地市民说,“龚市长一来,就焕然一新了。”

但也有知情人告诉记者,城市簇新工程,让当地财政一下子空了,也引起部分官员的不同看法,认为这就是“面子工程”。

“失控”市长

广州××医院的诊断书并没有说龚卫国的“抑郁症”因何而起。

至截稿时,官方尚未公开龚卫国吸毒的起始时间和更多细节。记者从多位知情人处获知,龚卫国最早接触毒品是在担任岳阳市文广新局局长兼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党组书记期间。一位知情者说:“管着全市大大小小的文化娱乐场所,接触的人就难免杂了,可能就此被朋友带着染毒。”

据悉,龚卫国比较多地吸毒是2012年担任市长之后。

作为市长,表面的风光之下,龚卫国有另一个隐秘的世界,混杂着官场繁重工作压力和晋升欲望的纠结,他的性情可能由此逐渐失控。

多位知情人说,龚卫国有时脾气大,与同事关系紧张。尽管包括黄俊钧都劝过龚卫国“要注意方法,避免引发误会”,龚卫国自己也都表示接受,但他的“坏脾气”并未真正消解。他几乎总是一脸严肃,鲜有笑容,有时像头易怒的狮子,突然之间就狂躁,大声与人争执,有时则显得自闭,回避交谈。有一次,龚卫国去当地一个乡镇视察工作,到了地头却临时不下车,这让很多人觉得反常,现在人们开始猜测,“这是否跟吸毒有关?”

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告诉记者:“龚卫国这样的官员,表面看着能干,在群众中有好的官声,但私下里却是另一张皮,吸毒是底线问题,别说做官,首先人都没有做好。工作再能干,这个官也是不健康的。”

保持“两年一个台阶”升迁节奏的龚卫国,在临湘市长任上一干就是4年。2013年,临湘市原市委书记毛知兵调走,多位熟悉当地官场的人士说,龚卫国一心想顶上去,结果却未能如愿。

“是否给他较大挫折感,导致更频繁吸毒,现在不得而知。”知情者说。

警方消息人士向记者分析,龚卫国吸食的极可能是冰毒一类的合成型毒品,用药后精神兴奋,对食物和睡眠的要求降低,常导致激动不安和暴力行为。

龚卫国的抑郁、突然暴躁,是否与“吸毒”有关,有待官方进一步消息。

“为何才被发现?”

“龚卫国算是撞到枪口上了。”一位高级警官告诉记者。

今年4月起,公安部开展为期三个月的缉毒百日大战,其中湖南的岳阳等地均为重点地区。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黄俊钧说:“我自己没有发现他吸毒,也没有人到我这边来举报他吸毒。”

如何防范官员吸毒,如何化解焦虑的心理问题,如何在官员或者公务员吸毒后及时被发现和阻止,不只是心理咨询师和戒毒专家的问题。

湖南省公安厅缉毒总队原总队长滕章贵告诉记者,现在湖南省缉毒的一个思路,是计划到各级党校去宣传禁毒,不仅是防范官员自己吸毒,而且要提高主政者的禁毒意识,有些地方官员对新型毒品的危害认识不够,还习惯掩盖吸毒人数,没有将禁毒作为自己政绩观的一部分。

毒品检测网

客服微信:dupinjiance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