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型毒品与海洛因依赖者心理健康与应对方式的初探

2014年5月20日 2595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结果:SCL - 90各因子在两组间无显著性差异,应对方式合理化因子在两组间有显著性差异(p<0.007),新型毒品依赖者各因子之间无相关性;海洛因依赖者应对方式的解决问题与SCL - 90总分、躯体化、强迫、抑郁、焦虑、敌对、偏执、精神病性症状呈负相关;应对方式求助因子与SCL - 90总分、抑郁呈负相关;应对方式因子的退避因子与SCL - 90强迫、偏执、精神病性呈负相关;应对方式的合理化因子与SCL - 90精神病性呈负相关。结论:药物依赖者在心理健康水平上属于同一群体,在应付方式合理化上新型毒品低于海洛因依赖者,表明海洛因依赖者更倾向于使用合理化的应对方式。

对新型毒品的研究,特别是在新型毒品的毒理作用上已有大量研究,在对新型毒品的现状研究上,吸食人数的消长、年龄的变化等人口学特征,以及吸毒方式、场所的选择研究,特别是小范围内的地域研究也有较为长足的进步,为今后研究的进一步展开打下了基础。但对主观原因分析得略显单薄,仅从好奇、追求刺激等层面研究,还不具有充分的说服力。本文从心理健康及应对方式上对海洛因依赖者与新型毒品滥用者进行对照分析,现报道如下。

1对象与方法

1.1研究对象

2010年4月同期住北京市公安局强制治疗管理处被强制戒毒的海洛因依赖者与吸食新型毒品者,入所在6个月以上的男性,强制戒毒期限为24个月,符合CCMD -3物质依赖诊断标准,无严重躯体疾病及精神疾病,海洛因依赖者52例,新型毒品依赖者33例。

1.2方法研究工具

1.2.1自编一般情况调查表 包括年龄、受教育程度、入所时间、吸毒时间、户籍所在地、民族、婚姻状况、职业、戒毒次数、吸毒种类等。

1.2.2 SCL - 90症状自评量表(Self -,'eportingInventory) 该量表又名90项症状清单(SCL - 90),也叫做Hopkin's症状清单。该量表共有90个自我评定项目,包含有较广泛的精神病症状学内容,从感觉、情感、思维、意识、行为直至生活习惯、人际关系、饮食睡眠等,均有涉及,并采用10个因子分别反映10个方面的心理症状情况。测验的因子分别为:躯体化、强迫症状、人际关系敏感、抑郁、焦虑、敌对、恐怖、偏执及精神病性及其他。本测验适用对象包括初中生至成人。测验的目的是从感觉、情感、思维、意识、行为直到生活习惯、人际关系、饮食睡眠等多种角度,评定一个人是否有某种心理症状及其严重程度如何。它对有心理症状卸有可能处于心理障碍或心理障碍边缘)的人有良好的区分能力。适用于测查某人群中那些人可能有心理障碍、某人可能有何种心理障碍及其严重程度如何。

1.2.3简易应对方式问卷 应付方式问卷由肖计划编制,用于测查个体对应激事件的策略。该问卷共有62个项目,其中有4个反向计分的题目,除此之外,各个量表的分值均为:选择“是”得1分,选择否得0分。问卷由6个分量表组成,分别是问题解决、自责、求助、幻想、退避和合理化。该问卷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

1.3由两名心理资质的咨询师施测,在相应的指导语及近同等条件下进行测查。

1.4统计学分析

用SPSS 13.0统计软件包进行统计。计量资料采用t检验,计数资料采用X2检验,对于不同的吸毒群体两量表进行相关系数(Pearson)的相关分析。

2结果

2.1研究对象的基本情况

从表1可以看出:两组吸毒人员在社会学、人口学系统等一般状况无差异。

2.2新型毒品依赖者与海洛因依赖者的SCL - 90各因子的比较

海洛因组与新型毒品在SCL - 90各因子之间比较,经t检验,无统计学差异,P>0. 05,详见表2。

2.3新型毒品依赖者与海洛因依赖者简易应对方式比较

两组吸毒人员在应对方式各因子均值比较,在合理化上有显著性差异(p<0. 05),详见表3。

2.4新型毒品依赖者SCL - 90各因子与简易应对方式各因子相关性比较

从表4中可以看出新型毒品两量表各因子无相关性。

2.5海洛因依赖者SCL一90各因子与简易应对方式各因子相关性比较:见表6。

海洛因依赖者应对方式的解决问题与SCL - 90总均分、躯体化、强迫、抑郁、焦虑、敌对、偏执、精神病性症状呈负相关;应对方式求助因子与总分、抑郁呈负相关;应对方式因子的退避因子与强迫、偏执、精神病性呈负相关;应对方式的合理化因子与精神病性呈负相关。详见表5。

3讨论

在我国,新型毒品是相对于以海洛因、鸦片等传统毒品而言的,主要指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兴奋剂类毒品,是由国际禁毒公约和我国法律法规所规定管制的直接作用于人的中枢神经系统,使人兴奋或抑制,连续使用能使人产生依赖性的一类精神药品每品)。目前在我国流行的“摇头丸”等新型毒品滥用多发生在娱乐场所,又被称为“俱乐部毒品”、“休闲毒品”。种类上,根据新型毒品的药理学性质,可做如下分类:第一类以中枢兴奋作用为主,代表物质是包括甲基苯丙胺冰毒)在内的苯丙胺类兴奋剂;第二类是致幻剂,代表物质有麦角二乙酰胺、麦司卡林和分离性麻醉剂(苯环利吮和氯胺酮);第三类兼具兴奋和致幻作用,代表物质是亚甲基二氧基甲基苯丙胺(MDMA,我国俗称“摇头丸”);第四类是一些以中枢抑制作用为主的物质,包括三唑仑、氟硝安定和硝基安定等。

20世纪90年代中期,当中国大陆发现第一例“摇头丸”滥用者时,没有人会想到以“摇头丸”、冰毒为代表的苯丙胺类毒品和氯胺酮(k粉)等“新型毒品”会一发不可收拾地蔓延开来,在短短的几年内便形成气候,更不会想到吸食人数正以超过海洛因等传统毒品蔓延的速度增长着,以致于有专家认为,新型毒品将会是21世纪滥用的主要毒品[。

在对新型毒品的现状研究上,吸食人数的消长、年龄的变化、吸毒方式以及场所的选择等人口学特征研究,特别是小范围内的地域研究也有较为长足的进步,为今后研究的进一步展开打下了基础。但对主观原因分析得略显单薄,从好奇、追求刺激等层面还不具有充分的说服力,对社会、心理层面的原因发掘不够。尽管有些研究从社会环境、心理、文化认同等角度展开过探讨,仅从毒品黑市的存在、高危地点以及药源性因素对社会因素进行了分析;心理方面,只有单纯的数字说明。张胜康从“吸毒亚文化”以及群体文化认同的角度,分析了群体文化对青少年吸毒的影响,较富有见地,本文从心理健康及应对方式上分析海洛因依赖者与新型毒品的对照分析,初步探讨新型毒品与传统毒品依赖者的异同。

海洛因依赖者存在广泛的心理健康状况低下的情况,在既往文献有很多这方面的研究。本研究对入组的34例新型毒品与52例海洛因依赖者在入所6个月后进行了SCL -90和简易应对方式测查,进行比较。这两组在一般人口学特征上没有显著差异(见表1)。SCL - 90量表的测查两组无统计学差异(见表2)。简易应对方式量表两者在合理化因子有统计学上显著差异(p <0. 01,见表3).表明海洛因依赖者多采用合理化的应对方式。新型毒品SCL - 90与应对方式各因子相关性比较各因子均无统计学意义(见表4),表明新型毒品依赖者心理健康情况对其应付方式的影响不大,值得进一步研究新型毒品依赖者深层次的心理原因。海洛因依赖者SCL - 90与应对方式各因子相关性比较各因子海洛因依赖者应对方式的解决问题与SCL - 90总均分、躯体化、强迫、抑郁、焦虑、敌对、偏执、精神病性症状呈负相关;应对方式求助因子与总分、抑郁呈负相关;应对方式因子的退避因子与强迫、偏执、精神病性呈负相关;应对方式的合理化因子与精神病性呈负相关(p<0. 05,P<0.01,见表5)。说明海洛因依赖者心理健康状况对应激事件的应对方式有明显的影响。

新型毒品依赖者心理健康测查与海洛因依赖者没有统计学差异,表明毒品依赖者心理健康程度均偏低,属于同一“亚文化”群体,但是从本次研究得出虽然两者心理健康差异不显著,在应对方式上有显著差异,表明两者心理健康处在一个水平,但应对方式表现上不尽相同。这与毒品的种类及样本数量有关,需进一步研究,总而言之。不管传统毒品还是新型毒品依赖者均存在着心理问题,加强心理矫正都是及其重要的内容。

本研究新型毒品样本样本较少,只能是初步的结论,还需扩大样本进一步研究,进一步探讨吸食毒品的心理因素,为吸食者远离毒品提供心理支撑。

毒品检测网

微信:dupinjiance 电话:4006388115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