瘾君子回头,打造禁毒基地

2015年3月6日 2970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败光百万资产

有钱又讲义气,在外闯荡的朋友或同学回到家乡浙江乐清,都会来虹桥找徐志英。生意人徐志英个性豪爽,人脉也广,因此积累了巨额资产。一次,一个在他家借宿的朋友拿出吗啡,让徐志英一起“玩玩”,还说吸了之后会感觉“人在空中飘,天上全是钞票和美女”。那毕竟是毒品呀,怎么能吸进肚子里去呢?徐志英有些害怕,不敢触碰。之后,他发现身边老板圈里不少人在吸毒,想想自己有钱后什么都享受过了,唯独没尝过毒品的滋味,心里挺纠结的。这样的情况持续了半年左右。

1993年下半年的一天,当朋友再次引诱时,徐志英没能抵挡住诱惑,第一次吸食了毒品。很快,上瘾后的徐志英更不把钱当回事了,每次都花上万元买来海洛因麻醉自己,还经常去KTV等娱乐场所包场“请吸”。

渐渐地,徐志英的内脏功能受到影响,身体逐渐消瘦,毒瘾越来越大,生意上的事情也无心打理。短短几年,他便彻底败光了百万资产,还欠债九万多元。

看着徐志英误入歧途,每天无心做事,而且身体渐渐消瘦,女朋友林秀萍苦苦相劝,可徐志英却当耳边风。万般无奈下,林秀萍和徐志英的家人只得忍痛举报,让警方送他去戒毒所强制戒毒。

半年的强制戒毒后,徐志英一脸憔悴地走出戒毒所,林秀萍为挽救男友,不顾家人反对,毅然搬进徐家,和徐家人一起轮流看管、跟踪徐志英。可是,徐志英还是跟毒圈有来往,只要有人稍稍引诱,就又吸上了。

一次,毒瘾发作的徐志英又偷偷溜出家门,躲在毒友的房间里吸海洛因。不管随后追来的母亲和林秀萍如何呼唤,他就是不现身回家。悲恸欲绝的母亲冲进街边小店,拿起桌案上的一把菜刀,剁下了左手的四根手指头……听到母亲的哭喊,徐志英才慢腾腾地走出来。

看着母亲绝望的眼神,徐志英感到羞愧难当。可是,毒瘾就像魔鬼缠身,一旦发作,根本身不由己。几个月后,徐志英躲在外面吸毒,几天不回家……家人再次含泪举报,徐志英被第二次送进乐清市戒毒所。再次强制戒毒,徐志英依然没能断绝和以前毒友的联系,在几次毒友的呼唤后,再次复吸。2000年,徐志英被第三次强制戒毒。在帮教民警的感化下,徐志英的良知渐渐苏醒,想起已嫁给自己的妻子林秀萍,还有母亲在绝望时剁下的四根手指,再想想自己从富翁沦落到现在的境地,他意识到这一切都是被毒品所害……于是徐志英近乎疯狂地劳动,用身体的劳累麻醉自己。最终,他收获了刻骨铭心的感悟:“财富要靠双手去创造,自由要用一生去珍惜。”

绝望时刻浪子回头

2002年年初,徐志英重获自由。但社会上对有过吸毒史的他并不宽容,他曾无数次地投送简历,希望能找到一份工作,但用人单位一看到他那些不光彩的过去,便纷纷表示,没有适合他的岗位。徐志英想过一死了之,他在床上躺了半个月,想了很多很多,觉得死很容易,却对不起不离不弃的林秀萍,对不起母亲的断指呼唤……最终,他跟林秀萍说:“我想再次创业!”

林秀萍在徐志英坚毅的目光里看到了希望,于是,带他回永康娘家借了两万元。徐父知道情况后担心儿子再次复吸,特意跑去永康制止,希望亲家收回所借的钱。最后在徐志英发了毒誓,林秀萍也苦苦相求后,徐志英顺利拿到了做生意的启动资金。

2003年年初,徐志英用1.8万元租来场地,创办了乐清市粤港金属工艺制品厂。

再次白手起家后,徐志英走的路比所有人期待的都要远。2003年7月的一个清晨,徐志英在虹桥游乐园里看到“毒友”王建正弓着腰在扫地,虚弱的身躯仿佛不倚着扫帚,就会轻飘飘地倒下。徐志英感慨不已,得知王建走投无路才来当清洁工,而且因为体质差,包干的地块小,工资甚至都不够自己吃饭时,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到我那儿干吧。”因为没有人比他更能体会到吸毒人员的茫然、悲观、无助。

徐志英夫妇和王建同吃同住。夏天,徐志英给王建买T恤,冬天,他送王建棉衣,如亲兄弟般。可王建却没能抵住毒品的诱惑,在2005年9月受毒友引诱复吸了。徐志英又气又急,拿出7400元把王建送进自愿戒毒所。戒毒期满后,徐志英又接他回厂上班,这让王建羞愧不已。谁知2007年11月份中旬,王建在一次婚宴中看到他人吸食冰毒,又没挡住诱惑……这一次,他被劳动教养两年。

王建几乎是自己当年的翻版,徐志英没有放弃,他知道王建跟自己一样,复吸的关键是心态问题。可因不是亲属,徐志英去劳教所探望却见不到王建,徐志英跑了四五个部门,最后以帮教的名义才见到王建。得知王建在深圳上学的儿子没钱,又马上汇去5000元。

“这样的好人,我就算铁石心肠也要被感化了。”这名经历酷似徐志英的瘾君子,出了劳教所后终于重获新生。如今,王建是徐志英厂里的一名业务主管。

让曾经的自己看到希望

从帮教王建以来的十年间,徐志英一共帮教了89名涉毒人员。值得救的,徐志英一个也没落下,对于无药可救或有巨大风险的,他也同样伸出温暖的双手。他与当地禁毒办合作,自掏腰包制作了三百张禁毒宣传图片,每年的“6?26国际禁毒日”,他都会组织厂里的帮教对象上街开辟禁毒知识长廊,去当地学校、浙江十里坪强制隔离戒毒所、浙江省第一监狱自我揭短,现身说法。此外,他每年都花一万多元订一百份《禁毒周刊》,送到偏远山村。林秀萍算了一笔账,这十年来,他们自掏腰包花在帮教和公益禁毒上的钱已经超过了一百万元。徐志英成了名副其实的浙江民间禁毒第一人。

看到丈夫彻底走出毒品的阴霾,还挽救了一个个吸毒者,林秀萍也深受感染,每次都陪丈夫去探望、慰问戒毒者,还积极参与帮教。

2014年8月初,河南漯河市的女吸毒人员万荷家属得知徐志英的善举后,请求徐志英收留万荷,让她接受帮教。万荷来到温州的当天正好遇上台风,徐志英夫妇专门驱车赶到温州接她。谁知,万荷在此前注射海洛因时感染了哮喘病,而且十分严重,虹桥镇医院的医生警告徐志英:“你是不是疯了,这样的人也敢收留,万一死了怎么办?” 林秀萍二话没说,立刻驱车将万荷送去市医院急救,还预付了1800元药费,回到家里已经凌晨。经过夫妻俩的精心调养,万荷的身体逐渐恢复了,现在已成为徐志英工厂里的一名工人,干着力所能及的工作。

意识到帮助吸毒者解除毒瘾单靠“掏心”不够后,徐志英计划将自己的工厂打造成集帮教安置、医疗服务、心理干预、生产劳动等功能为一体的复合型戒毒康复基地,实现出戒毒所与安置就业之间的无缝对接。他还给自己的设想起了个名字,叫“浙江阳光工程”。他希望通过努力,让更多与他一样曾经迷失在毒品中的人,在戒除毒瘾后看到希望,重新扬起生活的风帆。

经过近一年的奔波,徐志英在当地禁毒委的帮助支持下,很快获得土地审批和千万元贷款,开始建造8600平方米的主体工程。“浙江阳光工程”预计将在2015年的国际禁毒日前正式投入使用。

2014年,公安部开展“百城禁毒会战”攻坚,不到两个月就抓获涉毒犯罪人员3.5万名,查处14万名吸毒人员,其中有7万多名系首次被查处。这么多人为毒品前赴后继,徐志英痛心不已。他决定在“浙江阳光工程”主体工程完工后,专门开辟一个针对青少年的禁毒教育基地,并建立浙江省第一家禁毒博物馆,让更多人了解毒品的危害,在第一口前止步!

毒品检测网

客服微信:dupinjiance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