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催的学区合租房,一对家长“被吸毒”

2015年1月5日 3212点热度 0人点赞 0条评论

当下,许多大都市的学区房异常火爆,很多家长因一房难求苦恼不堪,从而诞生了合租、混租。家长中良莠不齐,一群人同处一个屋檐下,很容易引发各种社会问题。在广州市番禺区,两个家庭合租一套学区房后,会给彼此带来怎样意想不到的灾难?

2013年8月,秦东望一连几天血压骤升,上火牙肿。这并非缘于广州近40℃的高温,而是儿子秦勇即将升入重点高中,他迟迟租不到学区房焦虑所致。8月20日,秦东望第五次垂头丧气离开房产中介公司,一进家门,妻子白少梅就急切地问:“学区房有着落了吗?”秦东望黯然摇头。白少梅唠唠叨叨说气话:“早就跟你说过学区房不好租,你不信!这下好了,真要租不着,我看儿子就别上学了。”

秦东望出生于1970年5月,广州人,毕业于南华大学,在番禺区电脑城代理品牌内存,手下员工有二十多人。白少梅小丈夫两岁,广东江门人,番禺职业技术学院毕业,在公司担任出纳。儿子秦勇时年16岁,两个月前中考,他以720分的优异成绩考入当地重点高中——番禺二中。秦东望为此得意了好一阵子,没想到学区房成了他的心病。

随着开学日期一天天逼近,白少梅天天在家里摔盆子打碗;秦勇常哽咽着埋怨父亲对自己的事不上心,压力排山倒海涌向秦东望。8月29日,中介公司给他打来电话,说有户人家愿意合租一套学区房。秦东望火速赶往学校周边的椰枫小区,见到了中介公司介绍的那户人家。男主人名叫刘和平,时年44岁,广东惠州人,毕业于广州商学院,是广州一家贸易公司的部门主管。他以每月5000元租下了这个小区一套98平米的两居室。他和当中学教师的妻子都是工薪阶层,房租就占去了家里每月收入的三分之一,他迫切想找人合租分担。秦东望说起租学区房的艰难,语气里满是辛酸。刘和平笑了:“学区房这么抢手,你提前一个月租哪行,我是半年前就与房东联系付定金了。”秦东望连说几声谢谢,礼貌告辞。

回到家,秦东望将喜讯告知妻儿。白少梅皱着眉头说:“与陌生人拼居一套房,这怎么方便呀?”秦东望安慰妻子:“能有个学区房落脚,已是天大的幸运了,你就别挑剔了。”秦勇也在一旁劝母亲:“妈,先与人合住着,等明年有学生高考完了,咱们再找房子搬出去。”白少梅只得无奈将就。

2013年9月1日,秦东望一家正式搬入椰枫小区。因刘和平一家早半个月住了进来,他以主人的姿态告诉秦东望夫妇:“房租每家每月负担2500元,水电、液化气等其他费用平均分摊,房子公共区域的卫生轮流打扫。”秦东望夫妇没有异议。秦勇与刘和平的儿子刘益同龄,两个男孩在客厅支起上下铺单人床;刘和平和妻子李梅先入为主住主卧,秦东望夫妇住次卧。

这年10月16日晚,秦东望和白少梅在卧室里看电视,突然主卧传来争吵声。夫妇俩赶紧出门劝架,只见刘和平与李梅像两只斗红了眼的公鸡,你揪我的头发,我拽你的衣襟,互不相让。秦东望夫妇苦苦相劝,然后将刘和平推出门:“你去外面走走,消消气。”刘和平下楼后,李梅哭着告诉秦东望夫妇,其实两年前她就与刘和平离婚了,为了不让儿子受到伤害和冲击,刘和平离婚不离家,两人维持着夫妻关系的假象。

此后,这套合租的学区房内出现了杂乱音符:孩子上学后,刘和平与李梅经常肆无忌惮在卧室里争吵,秦东望夫妇成了救火队员。每次好不容易将两人哄好,过不了几天他们又打又闹。李梅小刘和平两岁,湖南永州人。因婚姻不幸福,四十出头的李梅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苍老许多。秦东望感慨万千:原来婚姻不幸福,对一个女人的摧残如此残忍!

这年11月3日,秦东望柔中带刚地告诉刘和平:“你们再这样闹下去,我们只有搬走了。在打打闹闹的环境中,孩子能安心学习吗?”刘和平默然无语,从此他很少回学区房。合租屋里似乎恢复了平静。一次,秦东望在厨房里熬皮蛋瘦肉粥,李梅进来洗西红柿。他随口问:“老刘身材单薄,每次见他都是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是不是身体有什么病?”李梅打断道:“不说他,一提他我就来气。”秦东望尴尬一笑,他觉得李梅与刘和平之间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刘和平与李梅都是工薪阶层,经济条件一般。而秦东望有自己的公司,在中山、顺德等地还有加盟店,收入远远高出普通人。两家人住一起,生活水平明显不在一个档次。秦东望夫妇会做人,遇到房东过来收水电、煤气费,他们经常会多分担一些。李梅经常表达感谢的话语,刘和平则似乎心安理得,他觉得是自己解决了秦东望一家的燃眉之急,他们欠自己一份人情。

2014年1月5日傍晚,秦东望在卧室里玩手机游戏,刘和平突然进来了。寒暄几句,他直言不讳地说:“老秦,我老妈生病住院了,你能否借我5000元?这个月底开工资就还你。”同住一室,秦东望抹不开面子:“我身边只有3000元,你先拿去应急。”说完,他拉开公文包,将3000元悉数交给刘和平。对方客套几句后,提醒秦东望:“老秦,这是咱们男人之间的事,别告诉李梅好吗?”秦东望点头应允。

一晃就到了月底,刘和平没提还钱的事,秦东望也不好意思问。然而刘和平偶尔回出租屋碰上秦东望,没有半点难为情。2014年2月13日,刘和平又向秦东望借钱:“我爸昨天摔伤了,没钱进医院,你能否借我4000元?眼睁睁地看着老爸在家里受罪,我心都碎了。”秦东望认为自己欠刘和平的那份人情还清了,毫不客气地说:“老刘,我挣点钱也不容易,你上次借的钱还没还。”刘和平厚着脸皮说:“你再帮我一次忙,两个月之内我将借你的钱还清。”秦东望最讨厌别人不讲诚信,他借口手头紧拒绝了。

晚上,秦东望愤怒地向妻子说起刘和平的不地道,白少梅也看不惯刘和平,她告诉丈夫:“我总觉得那人不善良,住一起不踏实。要不咱们搬家吧。”秦东望很为难:“一下子去哪里找学区房?要是儿子天天住家里,早晚自习怎么办?为了儿子,咱们多忍耐些。”白少梅无奈打消了搬家的念头。然而,毕竟低头不见抬头见,秦东望和妻子担心以后与刘和平不好相处。此后,刘和平一回学区房,夫妇俩就关在卧室不出来。有一次,两家在厨房做饭时,秦东望夫妇不得不面对刘和平,但他无任何过激的言辞和举动,反而与秦东望有说有笑。夫妇俩这才放下心来。

3月中旬,秦东望夫妇突然出现莫名嗜睡,眼睛红肿,身体迅速消瘦等症状。他们以为是感冒、疲劳所致,一连吃了几盒感冒药和维生素,然而症状没有丝毫缓解。4月5日,秦东望和白少梅去广州白云医院体检,医生为他们做过全面检查后,凝重地告诉他们:“你们尿样呈阳性,血液中含有纳曲酮成分,这是吸毒者的典型症状。”

夫妇俩惊骇不已:两人一向洁身自好,从未沾过毒品,难道有人暗中陷害自己?两人越想越恐怖,当即报警。警方立即展开侦查,经过对秦东望夫妇接触过的同事、熟人及学区房里的成员进行排查,发现刘和平有过5年的吸毒史;同时在秦东望的咖啡罐里发现了海洛因成分。刘和平由此进入警方的视线。

4月6日,警方传讯刘和平。刚开始,他矢口否认,声称自己早就戒毒不吸了;在警方的强大心理攻势下,他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原来5年前,刘和平在狐朋狗友的诱惑下染上了毒瘾,家里30多万积蓄很快被败光了,李梅为此与他离婚。毒瘾发作时,他泯灭人性地从父母、兄弟姐妹、亲戚那里骗钱。短短5年内,他三次被送往戒毒所强制戒毒,可出来不久又复吸。2013年秋天,公司解聘了刘和平的主管职务,失去工作的他靠打零工购买毒品、维持生活。

与秦东望一家合租学区房后,刘和平了解到对方家境优越,便编造借口向他借钱。第一次3000元钱到手后,刘和平全买了毒品。第二次秦东望拒绝借钱给他,刘和平怀恨在心,决定把他们拖下水,从而达到以贩养吸的目的。因两家共用厨房,加上秦东望夫妇对李梅和刘和平不设防,他们的茶叶桶、咖啡罐就放在厨房里。经过观察,刘和平发现秦东望夫妇喜欢喝咖啡,决定在咖啡罐里做手脚。

2014年3月9日下午3点,他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回学区房,将20克海洛因全部掺入秦东望的咖啡罐里,搅拌均匀后再放回原处。秦东望和白少梅几乎每隔一天就要喝一杯咖啡,20克海洛因掺在600克的咖啡罐里,肉眼根本无法分辨。秦东望夫妇根本没有发觉,不知不觉染上了毒瘾。

警方随即传讯李梅,指责她为何不向秦东望一家说明前夫吸毒的真相,李梅哭了:“要是我说出刘和平吸毒,秦东望一家肯定会搬走,到时谁帮我分担高额房租?刘和平没有给我们母子一分钱,我独自撑家不容易。”鉴于李梅无主观犯罪行为,警方让其回家。

当天刘和平被刑拘。秦东望和白少梅因被陷害吸毒,毒瘾时常发作,4月7日,夫妇俩只好进入番禺区自愿戒毒所戒毒。好端端的父母突然成了遭人白眼的瘾君子,17岁的秦勇无法接受突然而至的家庭变故:没有了父母照料,被邻居和同学非议,以及想象父母在戒毒所毒瘾发作时,被工作人员用皮带绑在床上的惨状……点点滴滴全都汇成愤怒和仇恨。

4月9日下午,秦勇放学回家,李梅在厨房给儿子刘益煲汤。秦勇烧开水准备泡方便面吃。他将电水壶接通电源后就回父母卧室看书。10多分钟后,李梅大声嚷道:“水都溢出来了,怎么还不过来?”秦勇跑进厨房,李梅一边用抹布擦溢在地面的水,一边唠唠叨叨:“这是公用厨房,你注意一下。”就是这句平平常常的抱怨,让积压已久的秦勇彻底爆发:“还不是你前夫害的?与你们合租真走霉运。”李梅没好气地回敬道:“你小小年纪说话太没教养了,平时你爸妈怎么教你的?”两人用尖刻的语言互相伤害对方,刘益冲进厨房给母亲帮腔。父母遭人陷害,自己又被这对母子欺负,气恨难平的秦勇与刘益打了起来。李梅抓住秦勇的手,刘益连打他两个耳光,然后出了厨房。新仇旧恨顿时集中爆发,秦勇抄起案板上的菜刀,对着李梅后背连砍5刀,李梅倒在血泊中。刘益一声惨叫跑出学区房,拨打110报警。

几分钟后,番禺公安分局刑警赶赴现场,将秦勇控制,并火速把李梅送往广州市人民医院抢救。李梅右胳膊肌腱被砍断,背部皮神经断裂,经鉴定属重伤。惨案传开,身陷戒毒所的秦东望夫妇悲痛欲绝,后悔当初在没有了解刘和平的情况下就与对方合租学区房,后来又不够警觉。现在孩子前途毁了,情何以堪?目前,李梅在医院接受治疗,鉴于前夫有错在先,她为秦勇求情,恳请警方减轻秦勇的刑事责任。鉴于秦勇是未成年人,待法院判决后,他将进入广州少年管教所服刑。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除犯罪嫌疑人刘和平外,其余为化名)

毒品检测网

客服微信:dupinjiance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