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洛因与冰毒比哪个更厉害 海洛因与新型毒品吸毒者生活质量比较研究

海洛因与冰毒比哪个更厉害 海洛因与新型毒品吸毒者生活质量比较研究

结果: 海洛因滥用者的生活质量各维度得分均低于新型毒品滥用者,尤其在躯体功能和戒毒症状维度得分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 0.05) ; 多元线性回归分析发现: 吸毒频率、美沙酮维持治疗、婚姻状况是海洛因滥用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而吸毒剂量、吸毒后家庭收入是新型毒品滥用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结论: 不同类型吸毒人员生理、心理和社会功能出现不同程度损害,应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改善其生活质量。

在我国,吸毒人数正不断上升并形成一个较大的特殊群体。2011 年中国禁毒报告显示[1]: 截止2010 年底,全国登记在册吸毒人员154.9 万,新滋生21.4 万名吸毒人员。目前,吸毒成瘾被认为是一种慢性的、复发性的可以引起脑部病理性病变的脑部疾病[2]。吸毒人群属于健康脆弱人群,不仅因吸毒成瘾危害健康,同时由于毒品刺激下的不安全性行为,还是性病、艾滋病等传染病的高危人群[3]。本研究通过对新型毒品滥用者和海洛因毒品滥用者生活质量及其影响因素进行比较分析,以期找到不同类型吸毒人员的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从而为相关部门采取有针对性的戒毒干预措施提供科学依据。

1 研究对象与方法

1.1 对象

采用分层、随机、整群抽样相结合的方法,考虑地域、经济等主要因素后,在辽宁省14 个地级市中抽取9 个市,对选中城市的强制隔离戒毒所内所有戒毒4 周以上的吸毒人员进行问卷调查。为了解不同类型吸毒人员的生活质量,本调查把吸毒人员分为海洛因滥用者、新型毒品滥用者。诊断标准均符合美国精神疾病诊断与统计手册第4 版( DSM -IV) 物质依赖诊断标准。

1.2 方法

采用自编健康调查表和药物成瘾者生活质量测定量表,由经过统一培训的调查人员进行现场调查。自编调查表内容包括人口统计学资料、吸毒行为和性行为情况、接受降低危害服务情况及卫生服务期望等健康相关情况; 生活质量评定选用万崇华等[4]制订的药物成瘾者生活质量测定量表( QOL - DA) ,量表含躯体功能( PH) 、心理功能( PS) 、社会功能( SO) 、戒断症状及毒副作用( ST) 4 个维度,共41个条目。

1.3 统计学分析

应用SPSS 15.0 软件进行χ2 检验、t 检验、多元逐步回归分析等。

2 结果

2.1 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人口学特征比较共发放调查问卷360 份,回收356 份,应答率为98.89%,其中海洛因滥用者162 人,新型毒品滥用者184 人。经χ2检验发现,海洛因滥用者与新型毒品滥用者在年龄、文化程度、人均月收入等方面相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 0.05) 。而在性别、婚姻状况、职业等方面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 > 0.05) ,见表1。

表1 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人口学特征的比较

 



2.2 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行为状况比较经χ2检验分析发现,海洛因滥用者与新型毒品滥用者在首次吸毒年龄、吸毒时间、吸毒方式、吸毒频率、吸毒剂量、是否曾经戒毒等行为状况上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 P < 0.05) ,而在多个性伴、性伴类型等行为状况上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 P≥0.05) 。结果见表2。

表2 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行为状况比较项目

2.3 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接受减低危害服务情况比较分析结果显示,在接受减低危害服务方面,除美沙酮维持治疗外,其他减低危害服务项目在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中差异无显著性( P >0.05) 。结果见表3。

2.4 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生活质量比较应用QOL - DA 分别测定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的躯体功能、心理功能、症状副作用和社会功能维度及总量表得分情况,结果发现海洛因滥用者在生活质量量表各个维度得分均低于新型毒品滥用者,尤其在躯体功能维度和戒毒症状维度上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P < 0.05) 。结果见表4。

表3 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接受减低危害服务情况比较

2.5 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

为探索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将年龄、性别、婚姻状况、职业、文化程度、人均月收入、首次吸毒年龄、吸毒时间、吸毒方式、吸毒频率、吸毒剂量、是否戒过毒、是否有多个性伴、性伴类型、美沙酮维持治疗、针具交换、同伴教育、自愿艾滋病病毒咨询检测、心理健康咨询等19种可能的影响因素纳入多元逐步回归分析,结果显示,吸毒频率、美沙酮维持治疗、离异是海洛因滥用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吸毒剂量、吸毒后收入是新型毒品滥用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结果见表5。

表5 海洛因滥用者和新型毒品滥用者生活质量与相关因素的关系

3 讨论

本次研究发现,戒毒所海洛因滥用者QOL - DA总分及四个维度得分均低于陆贤杰[5]等研究结果,尤其社会功能维度和心理功能维度得分最低,可见强制隔离戒毒所戒毒人员的生活质量低于社区戒毒人群。可能吸毒人员在进入强制隔离戒毒所后,长期处于相对封闭的环境,与社会隔绝,导致其缺乏人际交流和社会适应的信心。提示我们在进行强制隔离戒毒时,不仅要注意戒除吸毒人员的生理依赖,而且要采取有效的措施开展心理辅导和生活技能培训,这样有利于他们更好地适应社会、回归社会。比较海洛因滥用者与新型毒品滥用者的生活质量,发现海洛因滥用者在生活质量各个维度得分均低于新型毒品滥用者,主要体现在躯体功能维度和戒毒症状维度上,可能新型毒品对机体产生的躯体依赖和毒性反应不如海洛因等传统毒品强烈,对其生活状态影响不大。

分析海洛因滥用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发现,吸毒的频率影响其生活质量,这与池桂波[6]等人的研究结果相似。可能每日吸毒次数越多、吸毒量越大的吸毒者,其对海洛因毒品的生理依赖越强,吸毒对其精神心理方面的不良影响也增大。本次调查结果显示,离异是影响海洛因滥用者生活质量的重要危险因素。可能离婚的吸毒者缺少家人的关心与支持,造成吸毒者心理孤独感增强[7],家庭和社会的责任感缺失,最终导致其生活质量的下降。本次调查表明,美沙酮维持治疗是海洛因滥用者生活质量的重要保护因素,这与其他研究结果一致[8 - 9]。可见吸毒者经美沙酮维持治疗后,其生活活动和心理状态都发生了积极的改变。此外,吸毒后的家庭收入水平是新型毒品滥用者生活质量的影响因素。可能一方面,由于经济收入较高的新型毒品滥用者出现健康问题有经济能力进行及时诊治; 另一方面良好的经济条件也能保证其正常的社会交往,也不会导致焦虑、抑郁心理状态产生,对其自身的生活状态影响较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