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丙诺啡滥用上瘾情况调查

丁丙诺啡(buprenorphine),又名“布诺啡”、“叔丁啡”,系蒂巴因衍生物,是阿片受体激动-拮抗剂。其化学名称为21-环丙基-7α[(S)-1-羟基-1,2,2-三甲基丙基]-6,14-桥亚乙基-6,7,8,14-四氢东罂粟碱,化学结构与吗啡相似。丁丙诺啡在药用中对急慢性、中强度疼痛有良好的疗效,是强效镇痛药物,对于海洛因可卡因、二氢埃托啡等依赖性戒断效果较好[1-5]。除药用外,丁丙诺啡在社会滥用情况相当严重,人体对丁丙诺啡具有依赖性和成瘾性,是二类精神药品,许多吸毒者将丁丙诺啡含片作为海洛因的替代品,滥用者将丁丙诺啡含片(沙菲片)溶于注射用水中、与东莨菪碱或异丙嗪混合注射,“1+1”之名由此而来。

了解丁丙诺啡(“1+1”)滥用者人口学特征、滥用蔓延的趋势、滥用的原因特点,本文以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调查对象,对丁丙诺啡(“1+1”)滥用者进行了一次横断面的调查,并对调查结果进行了统计分析,据此评估丁丙诺啡对社会、家庭及滥用者的危害,探讨了预防打击丁丙诺啡滥用的措施

1 调查对象与方法

以长沙市公安局强制戒毒所为调查单位,时点为2007年11月28日16:00。该时点在所戒毒者共有310名,其中丁丙诺啡(“1+1”)滥用者173名,占55.8%。调查前在戒毒所医务科医生的帮助下对其进行体检,以确认调查者为丁丙诺啡滥用者。本次调查以173名丁丙诺啡(“1+1”)滥用者为调查对象,采用自编的《丁丙诺啡(“1+1”)滥用情况问卷》调查,内容包括24个问题,除年龄吸毒时间吸毒量等少数项目需填数字外,大部分为选择题,其中一部分为多选题。调查人员为学生和医务工作者,着便装,调查时向戒毒者讲明此次调查的目的、内容、方式,由戒毒者采取不记名方式填写。

2 结果

2.1 完成情况 在173例丁丙诺啡(“1+1”)滥用者中有151例完成调查,占87.3%,22例因不合作终止调查,占12.7%。

2.2 滥用者人口学特征 完成调查的151例丁丙诺啡(“1+1”)滥用者人口学特征详见表1。

2.3 滥用基本情况

2.3.1 毒品滥用上瘾史 在完成调查的151例丁丙诺啡(“1+1”)滥用者中,入所前有86例(占57.0%)曾有毒品滥用上瘾史,其中79例(占52.3%)在滥用“1+1”之前有海洛因滥用史,余65例(占43.0%)否认有毒品滥用上瘾史。在完成调查的151例滥用者中,丁丙诺啡(“1+1”)滥用年限最长者达12年,滥用年限最短者为0.08年,平均滥用年限为3.08年。

2.3.1 滥用量及花费情况 在完成调查的151例丁丙诺啡(“1+1”)滥用者中,每天使用丁丙诺啡(“1+1”)的次数为1~7次(平均2.69±1.48)次,其中有94例(占62.2%)为使用丁丙喏啡加东莨菪碱或异丙嗪静脉推注,每次使用丁丙喏啡的剂量为0.4~7.2 mg平均(2.05±1.70)mg。滥用者每天使用丁丙诺啡(“1+1”)的花费为30~800元,平均(260.21±188.52)元。

2.3.3 长期滥用的原因 在完成调查的151例丁丙诺啡(“1+1”)滥用者中,有130例(86.1%)是为了能睡好觉;有79例(52.3%)认为“1+1”便宜并且容易买到;有17例(11.3%)是因为上瘾了不用不行;有14例(9.3%)认为现在流行 “1+1”;有6例(4.0%)是为了获得快感;有2例(占1.3%)是为了提神;还有个案认为注射“1+1”能够麻醉自己、减少烦脑。

2.3 对滥用者的影响 调查问卷设计了丁丙诺啡(“1+1”)对滥用者身体、情感、认知功能行为、其他等5个方面共34项影响因素(可多选),151例滥用者的调查结果见表2。

3 讨论

3.1 滥用者人口学特征 本调查结果显示,丁丙诺啡(“1+1”)滥用者年龄平均为32.35岁,女性占31.1%,未婚人数占48.3%、离婚人数占28.5%,小学文化程度人数占24.5%、初中文化程度人数占48.3%,滥用者中无职业者占67.2%、个体职业者占19.3%。于2005年8月在该所调查的结果[6]相比,滥用者平均年龄下降3.21岁,滥用者中女性比例上升4.9%,未婚人数上升9.5%、离婚人数上升9.9%,小学文化程度人数上升5.4%、初中文化程度人数下降占4.2%,滥用者中无职业者下降7.7%、个体职业者上升11.6%。这一结果反应出丁丙诺啡(“1+1”)滥用群体趋向低龄化,滥用者中女性、未婚、离婚人数、无职业者、个体职业者比例均明显上升,滥用者文化程度下降,这一现象应引起全社会高度重视,这也说明丁丙诺啡(“1+1”)的滥用越来越多地受到社会、家庭、文化和个体精神因素等多方面的负面影响[7]。

3.2 滥用基本情况 在完成调查的151例丁丙诺啡(“1+1”)滥用者中有79例(52.3%)承认在滥用“1+1”之前有海洛因滥用史,事实上有海洛因滥用史的比例将远超过这个数,因部分滥用者担心被劳教戒毒,有意隐瞒了其海洛因的滥用史。之所以从海洛因“瘾君子”转变成“1+1”滥用者,一是因为国家加强了对海洛因、吗啡等传统毒品的打击力度,瘾君子们难以找到那些毒品,转而盯上了国家批准合法生产的“丁丙”含片,使其成为传统毒品的替代品;二是滥用者认为“1+1”经济负担相对较小、且用后较安静,故自认为滥用“1+1”导致犯罪的比例较小,社会危害性小;三是认为“1+1”是戒毒药,药店有卖不属于毒品。

3.2 滥用的危害性

滥用丁丙诺啡(“1+1”),对滥用者自身、对家庭、对社会都将产生极大地危害。调查结果显示,丁丙诺啡(“1+1”)对滥用者的身体、情感、认知功能、行为等诸方面都有严重的危害。在132名“1+1”滥用者中有98名感到视物模糊(74.24%),有82名感到口干(62.12%),有60名感到小便困难(45.45%),有46名感到恶心呕吐(34.85%);在118名“1+1”滥用者中有66名感到容易发火(55.93%),有34名感到焦虑紧张(28.81%);在126名“1+1”滥用者中有98人感到记忆力差(77.78%),有72名感到反应慢(57.14%),有50名感到思维混乱(占39.68%);在108名“1+1”滥用者中有64人感到外出迷路(59.26%),有40名感到容易摔到摔伤(37.04%);在120名“1+1”滥用者中有68人感到体质量下降(56.67%),有54人感到食欲减退(45.00%),有40人感到有幻觉(33.33%),这些影响将导致滥用者无法正常学习、工作、生活,有的滥用者在精神恍惚中度过岁月。此外,有的吸毒人员将丁丙诺啡含片捣碎后溶于东莨菪碱针剂或注射用水中注射,由于药片不能完全溶解,其细微颗粒直接进入血管极易发生阻塞,导致注射者发生病变肝、肾功能严重障碍者滥用丁丙诺啡,可致呼吸抑制死亡[8]、吸毒者滥用过量丁丙诺啡戒毒,可致呼吸循环功能衰竭死亡[9]。调查结果还显示,滥用者每天使用丁丙诺啡(“1+1”)的平均花费为260.21元,巨大的开支给家庭经济带来极大地压力。家庭中一旦出现了吸毒者,就会使家庭经济陷入绝境,吸毒使人道德泯灭,人格变异,不顾念亲情,抛却社会责任感,以致许多家庭妻离子散,骨肉相残。吸毒者在自我毁灭的同时,也毁灭了自己的亲人和家庭。在完成调查的151例丁丙诺啡(“1+1”)滥用者中就有43例是离异家庭。由于滥用“1+1”花费大,那些入不敷出的滥用者,为取得毒资,不惜挺而走险,从事盗窃、抢劫、诈骗、卖淫等违法犯罪行为,严重危害社会的安定。

3.2 丁丙诺啡滥用防治措施 丁丙诺啡针剂属于一类精神药品,不易获得。丁丙诺啡含片属于二类精神药品,广泛应用于止痛和戒毒治疗,目前在管理存在一些漏洞,给贩毒者和吸毒者以可乘之机,造成了丁丙诺啡滥用形势越来越严竣的局面。因此,必须采取一系列措施,防治丁丙诺啡的滥用。

首先,要从源头上控制丁丙诺啡流入非法渠道。各部门应严格按照《麻醉药品和精神药品管理条例》加强对丁丙诺啡生产、经营、使用等各个环节的管理,药品监督管理部门应当加强对丁丙诺啡生产、经营、使用、储存、运输等活动的监督检查,发现问题,严格按有关规定处理。其次,深入开展禁毒预防教育。以“参与禁毒斗争,构建和谐社会” 为主题、以青少年、无业人员、娱乐场所从业人员等特殊人群为重点,组织开展多种多样的禁毒宣传教育活动,广泛宣传丁丙诺啡滥用的危害性,积极开展创建无毒社区”、“无毒村”的活动,从而达到预防目的。再次,要加大打击滥用丁丙诺啡的力度。丁丙诺啡的滥用是从2003年以来才大量出现的,目前,在涉及丁丙诺啡案件的理化检验中,所检验的检材往往局限于丁丙诺啡含片或滥用者自行配制的“1+1”,而没有对滥用者体液检材进行检验,从而对滥用者使用的量、滥用者的滥用时间等难以确定,导致不能及时有效的打击丁丙诺啡的滥用。因此必须加强对丁丙诺啡滥用者体液检材的检验,加大对滥用丁丙诺啡打击的力度,防治丁丙诺啡的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