毒品与娱乐,新型毒品与性,预防新型毒品的难题

预防新型毒品的难题

在毒品预防宣传教育方面,最常见的方法之一就是向受教育者直观地展示毒品的危害,唤起教育对象的恐惧、厌恶和仇恨,从而拒绝毒品。在心理治疗中,这种方法叫作“厌恶疗法”,即将欲戒除的目标行为与某种不愉快的或惩罚性的刺激结合起来,通过厌恶性条件作用,达到戒除或至少是减少目标行为的目的。但是,在面对新型毒品时,这种厌恶疗法的基础受到了挑战。不愉快或惩罚性的刺激源开始消失,呈现在教育对象面前的是流溢的灯光、震撼的音响、年轻的躯体、活力四射的舞者和DJ、狂欢的激情和刺激的性爱。新型毒品与娱乐文化融合在一起,使毒品的预防教育变得更加困难。

新型毒品与性

新型毒品的娱乐化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首先,新型毒品的使用地点通常都是娱乐场所或者其他娱乐场合。这些场所内的音乐声响、酒精和可能存在的色情因素,会与毒品形成一股彰显纵情娱乐的合力,诱发吸食毒品的欲望。而这些地方也是毒品零售商活跃的地方,他们在昏暗的灯光下兜售摇头丸等毒品。由于这些东西无需专门的设备便可以服用,例如溶于水的摇头丸和冰毒片剂,如此方便并且唾手可得,俨然已是娱乐消费的一部分。在这里,新型毒品成为了时尚、流行和前卫的文化标签。

毒品与娱乐

除了公共娱乐场所,私人派对也是新型毒品的主要使用场合之一。与朋友相约在宾馆酒店或者私人住宅狂欢一番成为一种时尚的消遣方式。同样可以有酒、音乐、老朋友或者新面孔,不同的是行为更加隐蔽安全,而且更方便之后发生的性行为。一些人甚至开始将新型毒品当做珍稀佳肴用来招待宾客——因其价钱昂贵、时尚前卫,可以反映出主人的用心和地位;使用后大家心情愉快、畅所欲言,关系马上可以拉近。

吸食新型毒品被误认为是不违法、不上瘾、无伤害的行为和提高性能力的手段

新型毒品娱乐化的另一个表现是:使用新型毒品被认为是不违法、不上瘾、无伤害的行为和提高性能力的手段。 经过全世界几十年来对海洛因的围追堵截,使用海洛因违法/犯罪的观念已经深入人心。海洛因有巨大的成瘾性、有痛苦的戒断症状;注射海洛因不仅麻烦而且危险,共用注射器还会感染艾滋病病毒……这些都是看得见的伤害,孺妇皆知。但是,这一切在新型毒品面前,似乎都颠倒过来了。新型毒品与罂粟、大麻完全扯不上关联,很多人认为它们不属于毒品;它种类繁多、花样层出不穷,原材料是常见的药品原料或者化工原料,让人摸不清究竟是违法还是不违法。一些新型毒品使用者甚至从药店买来处方药、从超市买来饮料,自己勾兑刺激性饮品,似乎更与违法沾不上边了。“不违法”的误解打消了很多使用者的顾虑。

吸毒者意识不到新型毒品的危害

由于新型毒品吸食者感到停止吸毒并没有什么生理上的不适,只是脑予里会有一点点“向往”,导致许多人误以为自己真的可以做到“想吸就吸,不想吸就不吸”。但实际上,这种“想”和“不想”其实已经完全超出了自我控制的范围。

表面的表现导致吸毒伤害概念模糊

毒品伤害的概念就更模糊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是新型毒品使用者谈到伤害时常常说的话。虽然医学界反复提出新型毒品对精神和器官的伤害,但是坦诚吸毒的明星们天天在银幕上晃来晃去似乎更有说服力:“他/她不是好好的吗?”一些海洛因使用者也开始转向使用新型毒品,说是“用软毒戒硬毒”,虽然很快就有人开始大呼上当,但也有人认为“至少我找回了对性的感觉。”

获得更多的性享受是很多人吸食新型毒品的原因

获得更多的性享受是很多人吸食新型毒品的原因。在他们看来,新型毒品与其说是毒品,不如说是催情剂,因为它能让性行为更频繁、更持久和更充满激情。一位冰毒使用者说:“(性行为)是一定有的,不然有什么意思呢?”这位年轻的男性在访谈中说到这句话时两眼发光。事实上,新型毒品和放纵的性爱一起构成了他们的娱乐生活。

本文由毒品检测网编辑,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dupinjiance.com/dupinyule.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