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身试毒试出了什么

《南国早报》8月21日的一则新闻,读来令人心寒、义愤乃至拍案!新闻的主人公是玉林市福绵区成均镇养殖户梁铁,他白天将养殖的180多只山羊放进林区吃草后,晚上有40多只相继倒毙。因怀疑是林场喷洒农药所致,梁铁报了警。警方的物证鉴定所对送来的草木进行检验后,显示的结果是“未检出特丁磷”。8月19日,在玉林市和福绵区两级工作组开展的“公开大接访”中,梁铁为了证明林场草木有毒,当众吃下从林场树上摘下的叶子,当场昏迷,被送往医院抢救

养殖户以身试毒,是弱势个体被逼到穷途末路的拚死一搏。这不禁让人想起2009年那桩震惊全国的事件,河南新密农民工张海超为证明自己得了尘肺病,不惜“开胸验肺”,用极端手段维权。他还有其他办法吗?但凡还有一丝希望的缝隙,谁会做出如此惨烈的惊人之举?

“我相信法律,但不相信执法。”张海超当年说的话,今天又不幸在茫然无助的养殖户梁铁身上得到验证。以身试毒,试出了人世间多少麻木、冷漠甚至残忍,试出了制度之殇、社会之痛、法制之耻。

鄙人不是医学专家,不敢妄评玉林警方的鉴定机构正不正规、权不权威,但至少可以断定那种鉴定结果不能服人。因为梁铁在羊群中毒次日,就请当地一家动物医院进行过诊断,结果为有机磷中毒。之后,梁铁又买了3只公鸡,拿到事发林区做试验,公鸡吃了现场的青草和树叶后,不到半个小时就断了气。又过后,梁铁通过私人关系,把保存下来的死羊血和死鸡血送福绵区一家医院检测,检出血中含有有机磷物质。

如此这般折腾,能走的路都走了,且“铁证如山”。可是轮到玉林市公安局物证鉴定所检验时,为什么“仅对特丁磷农药进行鉴定”?成均派出所一名副所长对记者说,他们不可能将所有的农药都检验一遍,仅能拿疑点最多的一些农药进行鉴定。

真不知道“疑点最多”是如何界定的。

其实,应该“以身试草”的不是梁铁,而是警方。今年4月,安徽阜阳警方对一名男子尿检时检出阳性,怀疑该男子吸毒,但男子坚称自己没有吸毒,而是吃了小吃店的格拉条和卤菜。民警为了还原真相,来到男子吃格拉条和卤菜的小店,吃了同样的食物,结果民警的尿检结果也呈阳性,遂排除男子的吸毒嫌疑。

然而面对走上极端“以身试草”的梁铁,玉林成均派出所的警察非但不敢“同试”,甚至在梁铁被送医抢救后,也只给了这样轻描淡写、无关痛痒的回应:“如果对检验结果有疑义,可以重新要求检验。做出这样的傻事,实在不应该。”都说人民警察为人民,可是面对人民的以命作证,某些民警却是如此冷漠无情,更别说自惭自省。应该“以身试草”的,还有林场的负责人。梁铁每次到林场交涉,得到的不是矢口否认,就是不理不睬。一个指望养羊过日子普通百姓,只不过想讨个公道,挽回点损失。对底层人的合理要求,不仅不施予半点怜悯,反而将其逼到绝路上,这样冷酷无情的“负责人”究竟负了什么责?还配在这样的岗位上继续“负责”吗?

记得几年前,浙江一些富豪为了让官方整治被污染的河流,纷纷出高价悬赏,“请环保局长下河游泳”。真希望有富豪再次作出悬赏之举,请梁铁周围“有关部门”的人来个“以身试草”。(超光)